查流域的房间?

    我的房间在最里面?

    童玥那一颗简单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胸部,立马就缓缓地捶了下来。

    她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真的自己想得太多了,也许自己的见识太少了,也许这种男女关系玩的太少了,不像眼前的这个男人,几乎是身经百战,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的清楚。

    查流域也是的真的很可恶,居然给自己开这种玩笑。

    不过如果自己的思想没有想到那方面,也许就不会显得如此尴尬的境地。

    所以这个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觉得气氛如此的尴尬,好像挖一个地洞钻进去,然后这里挖一个地洞钻到哪里去,钻到一楼吗?一楼底下是什么?

    “跟我来。”

    查流域将自己的房门关上之后,确定的这个钥匙是有用的,所以就带着这个女人向里面走去,直到走到最里面拐角处的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将房门打开,然后将钥匙交给了童玥,站在房间门口的查流域,并没有进去,只是把童玥送了进去,然后缓缓地转身。

    当这个男人一转身之间,童玥立马就走了出来,挡住了这个男人的去路问道:“流域,这个房子是你租的吗?租金多少?我们应该付应有的租金,按个人平摊吧?让你一个人出租金,我总觉得不好意思。”

    租金?

    查流域心里一乐,这个女人也是的,明明对自己动心了,明明知道我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还跟我谈什么租金的问题?

    所以这个男人的心里似乎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只是觉得无法和这个女人说了,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这个女人的肩膀,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就那样离开了这个女的面前。

    然后这一次童玥居然不知道查流域是什么意思,走了也好,童玥开口想叫查流域的时候,查流域扬起了手往后面挥了挥,大步地走向自己的房间里。

    童玥跟在后面跑了几步,然后忽然之间,发现副总裁居然停住了脚步,查流域才慢慢地回头,一脸的怪象看着童玥说道:“童玥,你是不是想和我睡在一起?刚才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和你睡在一起,毕竟我很久没有和女人睡在同一个房间的,具体地说这个房子,我从来没有和女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过,这个房子是我家的房子,是我父母留给我的财产,这个房子没有被统计到的也没有被查封的,这是我唯一的财产,所以能住进我这个家里的女人,就是你一个,其他的女人虽然玩过,但是,我并没有呆在这个家里来……”

    查流域的财产?

    查流域似乎说了很多话,但是这个女人唯独听见了这一句,听见了查流域说这个房子是查流域自己的房子。

    是真的吗?

    查流域在说什么?这么一大间别墅,为什么是查流域的房产?

    平时看着流域那么的低调,在国内连房子都没有,要是把这个卖了这个值多少钱?

    所以这个女人一下子惊呆了,只是那样张着嘴,嘴巴张得很大,像个弱智一样,就这样看着副总裁,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因为这个女人的脑子,实在是没有反应过来,刚刚下飞机,也许有些迟钝,副总裁说了这么多话,他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唯独听见了这间别墅是副总裁的财产,而且他是来这个家里的第一个女人是这样的吧?

    “童玥,早点休息吧!”

    查流域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只听见门响了一声,然后就无声无息了。

    童玥站在楼道里,看着前面无声无息的,看着前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了,此时此刻,真的别墅如此的沉寂。

    所有人都累了,也许该休息了。

    所以同样也缓缓地转身,几乎是很木讷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赶紧把门关上之后,还打起了繁琐,她害怕查流域晚上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他害怕男人进入自己的房间。

    当这个女人一转身,看见房间里,这些装修的时候,又吓了一大跳。

    那一张大床,和自己家里那一张床颜色是一模一样的,还有那些被子、床单和自己家里是一模一样的,当然这些质量好得很多,他轻轻地伸手摸了一下床单,如此的软和,如此的润滑,哪里能和自己家的那些床单,那么粗糙的面料相比较,这个女人往床上一坐,感觉自己浑身酸痛一样,也许真的是身体不好了,坐一下飞机就如此的辛苦。

    所以这个女人就缓缓地躺了下去,她要感受这个床单的温暖,她要感受这份喜悦的心情。

    喜悦吗?

    这个女人一下子就悲从中来,想到自己被迫离开了家乡——

    童玥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这个女人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在脑子里面一幕一幕地闪现出童小颜的亲生父母的影子,还有童家童幽沣以及童生的影子,抢小孩的抢小孩,找女儿的找女儿。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跑到那个家里去打扰那个家里原本平静的生活?童玥一点也不理解,难道一家平凡的人要好好地生活都不行吗?不去招惹别人,做人本本分分老老实实都不行吗?想要普通人的生活也不行吗?

    这个女人居然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委屈,所以眼泪渐渐的从眼角流了下来,这个女人很怕自己的眼泪污染了新的床单。

    童玥立马坐了起来,她发现灯居然还没有关,当她一抬头,看见这盏灯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

    原来这盏灯以后,自己家里那个灯是一模一样的,当然只是质量比家里的好而已。

    查流域是如此用心?查流域为什么如此用心?这个女人百思不得其解,所以童玥缓缓地走向的窗户,天哪!阿姆斯特丹的窗外居然如此的漂亮?那些灯光那些闪烁的霓虹灯,是如此的耀眼,原来天外有天,世界之外还有世界。

    所以童玥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漂亮的霓虹灯,心里又有一种希望的感觉。

    “嘟嘟嘟……”

    当童玥趴在窗户上欣赏这些美景的时候,当这个女人的疲劳一下子没有了的时候,童玥的手机响了起来。

    当然,这种声音是很熟悉的,是微信的声音,所以这个女人笑了一下,掏出了手机一看,这个信息并不是别人发来的,而是自己外甥女的好朋友,好闺蜜习珍妮发来的。

    对呀,为什么不联系习珍妮?

    所以童玥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既然来到了同一个地方,都来到了阿姆斯特丹,就应该联系习珍妮。所以童玥立马就点开了微信,一看习珍妮,说道:“童教授,最近过得好吗?”

    习珍妮只是发了一句客套的问话。

    当然童教授也不能那么急切,所以也回答了一句“还好,一切都顺利,只是我们已经来到阿姆斯特丹了,因为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家里有童家的人老是来要贝儿,吵得我们全家人不能够正常地生活,然而童小颜的亲……不是不是……然而我们也很想童小颜了,所以来到了这里想和童小颜联系,但是还没来得及联系,你这不就发了信息过来了吗?你们现在在哪里?能不能见一面?不过今天太晚了,还是明天吧。小颜还好吧?你们在那边都还好吧?你们什么人在那里,就你啊……”

    什么?!

    童教授来阿姆斯特丹了?!

    习珍妮知道之后似乎有些意外,也似乎有些患者,不过很快就回了一句:“童教授,小颜还好,我们都还好,我们在这里和她玩得很好,明天呀,明天好象没有时间,小颜明天要上班,然后我和姚之航要去个地方办理事情,见面以后再约吧,反正都在阿姆斯特丹,应该相信是不成问题的,但是现在我好困啊,好想睡觉呀,童教授你好照顾自己。来这里不容易,明天就到处玩一下吧,你们都来这里了吗?你和谁来这里了?如果是你一个人的话,明天我建议你去河边——

    童玥反反覆覆地看着这这一段信息,什么意思?不欢迎我来这里吗?还问我和谁来这里?难道我和谁来这里不应该吗?

    所以这个女人是不想得太多了,是自己的神经太敏感了,他居然觉得习珍妮好像在撒谎,好像习珍妮不想让童小颜和见面自己一样,也许明天再联系吧。

    或许今天太晚了,人家疲劳了也不想说话了,所以说话总是颠三倒四,是这样的吧?

    所以这个女人放下了手机。

    小颜在这个城市里应该混得还可以吧?

    应该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吧?

    离开了国内就太平无事了吗?

    童玥也不想再想了,因为确实有点困难,虽然到这个地方要倒时差,但是现在觉得还是非常的困,所以什么都不想了,将手机放在一旁,然后倒在了这张新的床上。

    这种软乎乎的床上,闭上眼睛,脑子里想那些事情,好的事情坏的事情,全部都有,一下子就睡着了,居然也打起了呼噜,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夜的时候,反正看见有月光映入的眼帘。

    此刻,童玥睁开了眼睛,忽然发现自己忘了关窗户,也忘了拿窗帘,所以童玥立马就起来将窗户关上将窗帘拉上。

    “萧玉,你说的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想呀,一个未婚妻,本来觉得自己马上就结婚了,忽然之间,自己的未婚夫被一个小自己很多的女孩子抢走了,而且这个女孩子还比自己漂亮,关键是比自己温柔,也被自己有才华,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会生气吧?你不会发疯吧?你不会杀人吗?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也不能说,人家是精神失常,如果这样就判这个女人精神失常的话,那么就逍遥法外了,不过这我们最担心的是受伤的两个人,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你在那边得到确切的消息是真的吗?你应该是在照顾他们吧……”

    是查流域的声音。

    查流域这大晚上的在和自己的侄子聊天吧?这个女人忽然想到了,确实是这样的,查流域也来到了阿姆斯特丹度假,而且住在查流域的别墅里面,所以说,这两个人聊天是正常的,但是为什么这深更半夜的,还在聊天,兄弟感情就那么好吗?

    而且聊什么受伤了,有什么未婚妻,有什么抢人家的未婚妻之类的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听起来那么恐怖,什么杀人呀,什么都讲,所以这一切引起了童玥的兴趣。

    童玥将房间门打开了,缓缓地走向了查流域的房间门口,贴在查流域的房门上听着查流域打电话。

    童玥其实并不是一个爱听墙角的女人,只不过很想知道查流域,到底在这儿有没有惹麻烦,查流域在这儿有没有事情,到底受伤的人和自己有没有关系,这个女人只是操心这些事情,其他的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个女人所感兴趣的。

    所以这个女人认真地听着,希望可以从某一方面帮到这个男人。

    然而童玥依然听到查流域,在聊着电话,聊的内容似乎更可怕了,什么话都讲了,什么恐怖的内容都讲了。

    说,这两个受伤的人有可能会失去性命,然后失去的性命应该怎么办?似乎查流域很担心的样子,语气也不是很平静,似乎情绪不是很稳定,似乎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人出现了危险一样。

    “萧玉,这样吧,这件事情你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一定要交代好习珍妮和姚之航,特别是姚之航,这张嘴巴,不要让他到处讲,还有习珍妮这张嘴巴也是不可靠的,不要让她就讲出来了,刚才习珍妮给童玥打的电话是吗?这样也好,让童玥安心的休息吧。毕竟这个女人非常的辛苦,在家里带小孩,好不容易出来旅游一下,我都安排好了翠儿带孩子,让童玥好好地享受一下一个人的生活,好好地安静一下,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我也看到他很辛苦,所以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童玥知道,也不要让童玥有关系的任何一个人知道。”

章节目录

萌妻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周兰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兰萍并收藏萌妻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