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到这里顿了片刻,轻笑一声,“更更没有忘记你给依依下药,凡事有因有果,爸爸自己的集团,自己的事业,自己收拾残局吧,我现在无事一身轻,哦,对了,今晚我就写一份辞职报告,明天上交,董事长明天可一定要去上班。”

    沈雄冰因为生气,剧烈地咳嗽着,手指颤抖地指着他,“你,你这个不孝子。”

    沈敬岩单膝跪在床边,一只手搂着他,一只手拍着他的后背,“爸爸,别生气,你都知道我不孝了,为了我这个不孝子气出病来也不值得,虽然你儿子不缺钱给你看病,可是痛苦的人终究是你。”

    他还端起床头柜的水杯,递过去,将吸管塞进他的嘴里,让沈雄冰喝水。

    沈敬岩很少照顾爸爸,也并不想照顾爸爸,可是现在看到爸爸这病歪歪的样子,佣人既然已经离开,他也就只能亲自动手了,他陪伴在身边的时间少,即便以后真的生病,亲自动手照顾的机会更少。

    算是偿还他的生养之恩吧。

    他心底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这样想着。

    沈雄冰喝了几口水,缓和了一会,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沈幸林的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沈敬岩语气平和,“爸爸,真的不是我,我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于我没有任何好处,如果现在沈觅波已经25岁,或许还值得我做一做,他现在不过是个孩子,而你渐渐老去,也许我会误人子弟,但是不会要他性命。”

    沈雄冰鹰隼的眸光盯着他,“那是谁?”

    沈敬岩淡定地摇头,“爸爸,我真的不知道。”

    沈雄冰眸光狠了狠,“让我进警局的事,总是你做的吧。”

    沈敬岩爽快地承认了,“当然是我做的,这事别人也没有能力去做,我不过是让你走一遍我走过的路而已,南湾工程项目倒塌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却无辜被连累,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雄冰剧烈地咳嗽,沈敬岩不慌不忙地上前,单膝跪在床边,准备伸手去拍他的后背,沈雄冰几乎喘不上气,用尽全身的力气咳了一声,一口鲜血喷在了沈敬岩的腿上。

    沈敬岩依然慢条斯理地动作着,扯过纸巾,擦着他的嘴角,“爸爸,您现在要是并入膏肓了,可就由着张如玉做主了,要不要继续治疗,她一人说了算,我不会反驳的。”

    沈雄冰冷哼一声,“你想多了,我早就签字了,我的命只会交到我信任的人手里,不会让你们任何人做主。”

    “您把命交到蔡叔手上的确是明智之举,爸爸,我赞同您的决定。”

    “哼,不交给他难道交给你吗,差点把我送进监狱的人就是你,幸好我福大命大,被幸林救出来了。”

    沈敬岩平静如水的心湖没有一丝波动,他早就知道,爸爸会选择性的不去思考沈幸林为什么能够救出他。“嗯,你养了一个好儿子。”

    沈雄冰听得懂他的嘲讽,“你到底要做什么?”

    “让你呼啦啦大厦倾。”

    “那里也有你的心血。”

    沈敬岩嘴角勾起,像是在和朋友间谈笑,“无所谓啊,我还年轻,大把的时间可以重新建立一家沈氏集团,不,就叫依依集团吧,罗依依的集团,或者叫依默集团,罗依依的依,罗一默的默,不对,可能还要加个字,再加个什么字呢,现在还不确定。”

    也不知道依依肚子里的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也没有和依依商量过孩子名字的问题,所以,是不确定的。

    沈雄冰瞪着阴沉沉的眼睛,“什么字,来历是什么?”

    沈敬岩轻舔唇瓣,“那就和你无关了,我的新公司,你也不希望看到,到时候就不请你了。”

    沈雄冰咳的更厉害了,沈敬岩就这样慢慢的拍着他的后背,不顾已经被鲜血浸湿的裤子上的那一块布料。

    待他咳完了,沈敬岩这才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爸爸,你让我来到底什么事,赶快说吧,我儿子还跟蔡叔一起玩呢,我儿子太调皮,我怕他给蔡叔捣乱。说起我儿子,他跟蔡叔可亲热了,一口一个蔡爷爷,叫的特别甜。”

    沈雄冰体会不到那种天伦之乐的幸福,他也不想体会,对此无感,“一个私生子而已。”

    沈敬岩后退一步,单手插兜,“哦,沈幸林刚出生的时候不是私生子吗?沈觅波到现在都是私生子,你的小儿子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现在还躺在医院内,这辈子别说站起来了,就是坐起来都不可能了,其实吧,我觉得造成他这个悲剧的人,是你。”

    沈雄冰已经在渐渐的意识到这个事实,只是却不想承认,到了现在,承认与否已经不重要了,沈觅波已经废了,一辈子都废了,他和沈幸林还能坐在轮椅上看看世界,看看风景,而沈觅波想要看风景,只能躺在病床上了。

    对于这个沈觅波,他的出生就是带着使命的,是要弥补沈幸林的无能,是要顶替沈敬岩,是要挑起沈氏集团的大梁,就像一个玩具,一个机器人,是有作用的。

    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自然也就不会再被沈雄冰放在心里,养他一辈子活着,也就罢了。

    现在曹新菲打来电话哭哭啼啼,沈雄冰也早就撂下了狠话,再折腾就断了儿子的医药费,让他自生自灭。

    曹新菲为了儿子,也不敢再撒娇哭闹,只能忍痛接受这个事实。

    沈雄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这件事透着诡异,我相信,绝对不是意外,我不接受警察的结论,我一定会仔细地查下去的。”他只是不甘心而已,潜意识里,他还是以为是沈敬岩做的,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希望能够查到沈敬岩身上。

    沈敬岩也乐得心平气和的陪他聊天,“那你就慢慢查吧。”

    随便他查,倾家荡产请柯南来查案他也没意见,最后查出真正的幕后主使,他当老子的就只能怪自己教子无方了。

    沈雄冰现在对他严重不信任,“我当然会查。”

    沈敬岩抬手看了眼腕表,“爸,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我就先走了,以后尽量不要给我打电话,依依不太喜欢我接听您的电话。”

    沈雄冰又开始拍着胸脯,咳嗽了两声,然后平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逆子,你早晚死在她身上。”

    沈敬岩吊儿郎当一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愿意啊。”

    沈雄冰又想到了那个女人,“她和她妈一样,一模一样,她妈勾引别的男人,她就勾引那个男人的儿子。”

    沈敬岩倒是愿意继续这个话题,“那个男人是谁,常东元吗?你们斗了一辈子,就是因为依依的妈妈,你和依依的妈妈还有多少事情,你曾经怎样伤害过她?”

    “都是她伤害我。”沈雄冰如此撂下一句话,就不愿意再多谈故人,“你呢,打算怎么办,就任由沈氏集团倒闭?”

    沈敬岩无所谓道,“当然。”

    “好,你无情,就不要怪我无义。”沈雄冰咬牙切齿地说。

    沈敬岩勾唇,“你不要再妄想动依依一下,我立刻让你一辈子口不能言,眼睁睁的看着我是怎样为非作歹的。”

    沈雄冰眼里冒着寒光,纵然身体状态非常差,他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恨意,“你他妈的给我滚出去。”

    沈敬岩好心提醒他,“爸爸,再跟我找个年轻的后妈吧,走掉的那个后妈大概是不会回来了。”

    说完他就走了,脚步如风。

    下到一楼,他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赶紧去了蔡管家的房间,里面没有人,他又随手招来佣人,“蔡管家去了哪里?”

    “在喷泉那里。”

    沈敬岩立刻跳上车子,飞也似的离开,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他不应该带儿子来的,他后悔了,但愿他只是多想了。

    车子步步逼近喷泉,水声似乎透过玻璃窗传了进来,蔡管家一个人坐在地面上,喷泉已经停止了喷水,湿漉漉的地面上蔡管家像一袋水泥似的站不起来,而且环顾四周,只有他一个人。

    沈敬岩焦急地下车,抱起蔡管家,“蔡叔,默默呢,我儿子呢?”

    蔡管家身体瘫软,颤抖的手无助地抓着他的胳膊,“大少,我对不起你,小少爷,他,他,他被老爷子的人带走了,我……”

    他老泪纵横,沈敬岩眼圈湿润了,整个人还算镇定,“蔡叔,你好好告诉我,默默被带到了哪里?”

    “应该就在这个家里,就……”蔡管家的手指了指四周,“在主楼,一定在主楼,凭着我对老爷子的了解,不在他身边,就在地窖里。”

    他双手开始用力地推沈敬岩,“大少,你快去,快去救小少爷,是我无能,没能好好保护他,你以后不要再带小少爷到这里来了。”

    沈敬岩已经不那么着急了,反而整个人头脑冷静,他抱起湿漉漉的蔡管家。

    蔡管家嘴里一直说着,“大少,你不要管我。”

章节目录

爹地追妻:萌宝神助攻沈敬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沈敬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敬岩并收藏爹地追妻:萌宝神助攻沈敬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