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还是有区别的。刘骏言咬牙摇头,起码在别的战队,工资是照给的,比赛能不能打倒是不重要,关键是排面,是职业选手的头衔。

    当然了,如果能混上一个队长、副队长当当就更好了。

    李栎冷眼看着算计都写在脸上的刘骏言,忽然冒出个“杀鸡儆猴”的念头。

    “这可真是巧了。你们今天来,都跟我说一样的事啊。”李栎的目光逡巡,笑着对郎拓说道。

    “他也是来招安的?”郎拓吃了一惊,脱口问。

    “招个鬼安,你当我梁山好汉?”李栎一拳擂在他肩头,两人笑骂着推搡一番。

    听了郎拓的话,刘骏言心里咯噔一声。

    怕什么来什么,他就说吧,郎拓大大跑过来,绝对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可能是来串门的,现在听两人的言下之意,分明就是来挖墙脚的啊。

    天狼战队也太不讲究了吧,竟然让队长兼大神亲自出马干这种杂事?难道是为了表达诚意吗?

    那这个诚意真是十足真金。

    刘骏言在心里快速的权衡着利弊,天狼战队和银河特快战队两相比较,哪个更胜一筹,那是一目了然的。

    天狼可是上赛季的冠军,银河特快却连四强都没进,再上一届进决赛其实也是一件勉强的事情。虽说有飞驰电掣大大这样的第一盗贼坐镇,但整体实力距离天狼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更不用提,“李荔”当面联系银河特快队长,打脸万奕,就算真要转会,万奕在这过程里是一分好处都捞不到的。

    万奕要是吃不到肉,自然也没有汤给他刘骏言喝。

    看着情形,也许李荔真会动心,接受天狼的招揽?那可是一万个不行,如果忙活了半天,李荔却去了天狼战队,那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该怎么说服他打消这个念头呢?刘骏言急得头皮都要抓破了。正憋得脸红脖子粗,就听郎拓冷笑一声,用不屑的语气问他:“什么野鸡战队也敢来开口?李荔连天狼都不去,何况别的地方?”

    虽然被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刘骏言却奇异地松了口气。

    “问你了?哪支战队那么脸大?”郎拓不依不饶地问。

    “银河特快”刘骏言气势很弱地报出战队名。

    郎拓噎了一下,但依旧不改初衷,怀疑地看着刘骏言:“没听说银河特快要招揽李荔啊?就算要招揽,为什么要通过你啊?”

    “我们有路子啊,有什么要求能尽管提,只要让万哥当了代理,绝对能争取来最好的结果。”刘骏言越说越露骨,就差直接把“有好处”这三个字写脑门上了。

    一旁的李栎心说时机到了,扬声喊道:“老林!”

    虽然偷听很丢脸,但队长都叫了,当然也得应,林原硬着头皮从门后探出头:“干嘛?”

    “这有一个既不是队友,也不是朋友的人混进来了,”李栎指着刘骏言,对林原说,更是对门后那些队员说,“明摆着是奸细,还不赶出去?难道要等他摸清了你们的志愿,再去那个职业经理人面前搬弄是非?”

    李栎说到这,冷笑道:“到时候不压你们的价才怪呢!这种关键时期,你们自己掂量。”

    有几个队员一听,当下醒悟:对啊!刘骏言那家伙最擅长溜须拍马,他跟在那个姓万的背后跑前跑后,那是有奖赏的,保不齐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来损害我们的利益!

    事关前途,众人对刘骏言再没有好脸儿,蜂拥而上。刘骏言难敌人民群众的海洋,被人揪住拽了出去,忙乱之中,屁股上还挨了两脚,也不知道是谁踹的。

    眼看刘骏言左支右绌,口里嚷嚷着“放手放手”、“我都不是青锋的人了”、“怎么着?青锋选手打人了”等等胡言乱语,李栎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连忙放下脚喊声停。

    “先别往外赶!先把他带去训练室,”李栎说到这,自忖措辞得谨慎,忙皮笑肉不笑地说,“刘副队,你先在训练室等等我,我还有事和你说。”

    李栎的态度转变了180度,变化速度之快不亚于川剧的变脸,不只队员们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就连脚还在半空中来不及落下的郎拓都愣住了。

    但最懵逼的当属脖领子被揪住的刘骏言了。怎么个意思?怎么又叫上“刘副队长”了?

    不过不明白不要紧,刘骏言那心眼多多,随风摆荡地一棵墙头草,立刻也不挣扎了,也不叫唤了,乖乖跟着众人上去训练室等着呢,至于说他心里又报了什么希望,生了什么念头,李栎表示概不负责。

    “谢谢你,还专程过来一趟。”李栎转头对说道。

    “行了,咱俩谁跟谁啊,不用这么客气,”郎拓说,“有什么能帮忙的,你说话,”顿了顿后,又道,“我刚才虽然是开玩笑,但你要是真想去天狼”

    “谢了,我心领了,但我不想去,”李栎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和队友比起来,我更想和你做对手。”

    郎拓大笑出声。

    说起来都是大神,但此大神非彼大神,郎拓疏朗爽阔,正大光明。以实力立足,胜不骄败不馁,是个难得的正派人。

    而从他对李荔的态度就能侧面证明,李荔这人只是个性不讨喜,人却是不坏,是个合格的朋友。

    可能是因为身份互换久了,李栎必须去扮演另一个人,按照李荔的性格、逻辑来为人处事,时间久了,倒看到了不少不一样的风景。

    同时,对以前的自己也有了些新的认识。

    李栎自诩自己是个挺好的人,没什么毛病,优点也不少,像是总之优点多得不胜枚举。

    但身上缺点“拼搏”的劲头,用流行的词儿来形容,就是比较佛系。

    可在胜者为王的竞技圈,强就是正义,弱就是原罪,李栎浸染其中,不知不觉受到了一些影响,身上的韧劲开始被激发。

    尤其是现在的情形,更是让他越来越有动力。

    送走郎拓后,李栎返身要回训练室,还有笔账得和“刘副队长”算算清楚呢。

章节目录

冒牌职业大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熊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熊津并收藏冒牌职业大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