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竟然是尤里!"

    "怎么可能是他出场,他不是一直被关在禁闭室里吗?"

    "这家伙上次杀了人,听说会被关在禁闭室老死,怎么会又出来参加擂台赛。

    刚才那些叫嚣着让韩三千把机会给他们的人,此刻无一不是流露出惊恐的表情。

    尤里,擂台赛的绝对强者,从来没有尝过一败。更是在最后一次比赛中失手杀人,导致了地心对他做出了终生监禁禁闭室的处罚,在每一个犯人看来,尤里是绝对不可能在地心露面,可是他现在,却又出现了。

    机会?

    就算现在把上擂台的机会给这些人,他们也不敢上。

    谁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呢?

    "地鼠,尤里竟然出现了。地心难不成是要这人死吗?"关勇也是一脸惊恐的表情,他虽然只看过尤里两场比赛,但是尤里的残忍手段却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这家伙还打死过人,此刻出现,除了是地心要对方死,关勇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地鼠目光如炬的看着带头套的韩三千,心想这人究竟是谁。地心一直以来都恪守着不让犯人死的准则,为什么他一来,却要受到地心这样的针对?

    派出尤里,不就是要他死吗?

    "如果有人要他死。又何必送到地心来呢?"地鼠摇着头,一副想不明白的样子。

    "想这么多干嘛,反正这家伙是死定了,为什么死也就不重要了,你看看其他的犯人,刚才都想要自己上呢,看到尤里,一个个都怂成什么样了,连大气都不敢喘。"关勇不屑的说道。

    他这话说得非常现实,而是现在地心的状态,看热闹的犯人没一个敢继续叫嚣的,似乎就连场上的那个女人都变得不漂亮了。

    "也是,看看他怎么死吧。"地鼠说道。

    韩三千虽然不知道尤里是什么人,但是通过他出场之后带来的威慑力,韩三千能够感受到这家伙在地心肯定有着相当可怕的名声,否者的话也不可能单纯的出场就能让其他人彻底安静下来。

    这是他踏出禁闭室,第一次真正的面对地心,莫名其妙的迎来了一次擂台比赛,虽然其中的原因让韩三千想不通,但是有一点他认知得非常清楚。必须要把对手打败,要是他败了,下场会是什么样的无法想象。

    "看来你得罪了大人物,我本来已经被关一辈子禁闭了,但是为了杀你,他们竟然把我放出来了。"尤里对韩三千说道。

    "就算放了你,就能杀我吗?"韩三千淡淡的回应道。

    听到韩三千的声音,地鼠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就连脸色都变得苍白不堪。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地鼠摇着头,不断的在嘴里说着不可能三个字。

    关勇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问道:"什么不可能?"

    地鼠胸前剧烈的起伏着,说明他现在的情绪变化非常大,因为这个声音对他带来的冲击异常强烈。

    熟悉,熟悉得让地鼠认定眼前的人,就是他脑海中所想象的人。

    但是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来地心呢?

    "没什么。"地鼠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是声音相似而已,这世界上就连长相都有相似的人,声音一样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关勇砸吧着嘴,不再多问。

    尤里伸了个懒腰,关节咔嚓作响,懒洋洋的说道:"看来我在禁闭室待得太久。竟然就连你这种新人都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是时候给他们加深一下印象了,反正我已经杀过一个人,被关了终生禁闭。也不多你一个。"

    "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杀我的能耐。"韩三千淡淡道,眼前这人的实力定然不差,要是换做以前,韩三千或许会心虚。不过现在,他有一招致胜的手段,只要给他机会,即便是尤里也会成为他的手下败将。

    听到这话,尤里咧嘴笑了起来,一副完全没有把韩三千放在眼里的神情。

    "你这种肤色的人,说话还真是有意思,跟我认识过的那些人差不多,口气很大,等我把你手脚打断,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狂妄。"尤里冷笑着说道。

    韩三千心里顿时燃烧起了一团愤怒之火,这种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论。绝不是他能够忍的。

    一直以来,韩三千都以自己身为华夏人而感到骄傲,龙的传人,生而为龙,怎能被这些人羞辱?

    "羞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羞辱我的国家。"韩三千一声暴喝,竟然选择了主动出击。

    其他观战的犯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是露出了轻蔑的神情。

    "这家伙还真是找死,居然敢主动对尤里出手。"

    "看来他是迫不及待的想死,知道自己打不过尤里,就不想受到更多折磨吧。"

    "尤里已经杀过一次人了,想必他也不怕多杀一个,这家伙也真是可怜,刚来就要丢了小命。"

    "能够再次看到尤里的杀人手段,这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说不定尤里会在擂台里就把那个女人办了。我们还能够看到一场大戏啊。"

    关勇这时候叹了口气,说道:"这家伙也真是够蠢的,居然主动去送死,他躲一躲,说不定还能够多活几分钟呢。"

    地鼠眼神冰冷的转头看着关勇。

    关勇浑身一机灵,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你看着我干什么?"

    "你难道没听到尤里是怎么羞辱他的吗?被羞辱的,不只有他,还有你我。你竟然还有心情落井下石。"地鼠咬牙切齿的说道,要不是有任务在身,他恨不得自己下场和尤里打一场,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地鼠是个性格非常奇葩的人,他喜欢越狱,喜欢各种各样的挑战,但他绝不会做违背道德的事情,而且地鼠骨子里是个非常爱国的人,他同样不允许被外人羞辱了自己的国家,尤里刚才的那番话,不止是触怒了韩三千,同样也触怒了地鼠。

    关勇看到地鼠眼里的杀意,缩了缩脖子,说道:"我……我当然知道,我这么说。不也是为了他好吗?"

    "他就算是死,也比你这种窝囊废好。"地鼠淡淡道。

    关勇不敢再说话,虽然他知道在地心地鼠不敢杀他,但是要给他身体带来痛苦折磨。这是可以的,而且关勇还指望着地鼠能够带他离开地心呢!

    这时候,韩三千的攻击已经到了,尤里还是一副掉以轻心的不屑模样,对于韩三千的攻击,显然没有放在眼里。

    当然,不止是尤里没有放在眼里,现场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看似凶猛的韩三千,很快就会倒在尤里脚下,因为尤里在地心是战无不胜的人物,他是这个擂台的绝对强者,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新人击倒呢?

    韩三千嘴角划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他非常喜欢和这些狂妄的对手交手,狂妄是他们的最大破绽,也是韩三千的最好机会。

    谁也不会想到他的拳头会酝酿着多大的力量,而当对方知道的时候,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爆发全力,以一拳之力打死韩龙,在韩三千看来,尤里的抗击打能力虽然比韩龙更强,但是要一拳重伤他,绝对不在话下。

    "为你说过的话,付出代价!"韩三千的声音,响彻整个擂台。

    地鼠不禁捏了一把冷汗,这全力一击如果不能对尤里造成伤害,如此近身,尤里的攻击,绝对能够对他致命。

章节目录

华丽逆袭韩三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韩三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韩三千并收藏华丽逆袭韩三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