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很懵,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陈平……怎么会被人称为陈先生?

    等等!

    这个人,这个人是聚贤阁的老板,马金文!

    上次老爸的生日酒宴上,他曾经亲自过来送过好酒,还给了一张白金的会员卡!

    而且,江婉十分清楚地记得,当时马金文说的也是陈先生。

    当初,所有人都在讥嘲陈平,自然不会往陈平身上想,但是唯独江婉留了个心眼,不过很快也就忘记了。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

    马金文再次过来了,而且很恭敬的对自己的老公喊,陈先生!

    江婉就算再不明白,也应该大概的清楚一些事情了。

    那天晚上,马金文是替陈平给老爸送礼的?

    江婉的愣神,陈平自然看在眼里。

    糟糕了,江婉肯定猜到了什么。

    所以,他冷冷的瞪了眼马金文,一个眼神就把马金文给吓得结巴说不上话来。

    卧槽,我得罪陈先生了?

    马金文害怕,腿都在发抖。

    没有搭理叫嚣的高阳。陈平走到失魂一般的江婉跟前,后者还惊吓的往后退了几步。

    ”婉儿,有什么事,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但是你现在能不能先出去等我一下?”

    江婉秀美微蹙,一脸疑惑的望着陈平,看了眼高阳和马金文,嗯嗯的点头,而后有些恍神的离开了大厅。

    离开前,她还回头看了眼陈平,后者还是那个熟悉的温柔的笑容。

    这才让江婉心里多少有了些安全感。

    他,还是陈平。

    看着江婉走出去。陈平才松了一口气,脑袋里迅速飞转着,一会该怎么跟江婉解释,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

    要是实在不行,跟江婉摊牌?

    或许,可以稍微透露一下自己的身份。看看江婉的反应。

    料定至此,陈平也不纠结了,转头看向高阳。

    后者,在见到马金文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就有些慌乱了,尤其是马老板对窝囊废陈平的态度,让他很不理解。

    陈先生?

    开尼玛国际玩笑呢!

    一个废物,一个送外卖的垃圾,居然也配被人称呼先生?

    这马金文,是不是脑子抽了!

    ”马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高阳不敢对马金文造次。

    别看马金文只是开饭店的,但是他背后的势力还是蛮错综复杂的。

    不少传言都说,马金文和省里的某个大人物有关系。

    所以,他的饭店,才能在江海省连锁,甚至独占鳌头!

    光是这份背景和实力,就足以让高阳重视。

    所以,高阳的态度,还算客气。

    马金文见陈平蹙眉,立马挺起身子,站在跟前,冷着脸对高阳道:”高总,这里可是我马金文的地方,你带人来闹事恐怕不好吧?”

    马金文也不想和高阳翻脸,他有个有钱有势的老子,不太好招惹。

    高阳冷笑了声,道:”马老板,你这是想保下你身后那傻逼?”

    傻逼?

    啪!

    马金文上去就是他妈一巴掌!

    这一巴掌太突然,打的高阳都懵了,鼻腔里又是暴血!

    ”草!马金文。你他妈疯了!”高阳怒吼道,赶紧捂着鼻子。

    这绝对是高阳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成这样。

    非得跟他的鼻子过不去?

    ”住口!高阳,我警告你,不得对陈先生无礼,否则,就算你爸来了,也得乖乖的给陈先生道歉!”马金文喝道,眼中迸射出寒意。

    高阳当时就发毛了,吼道:”马金文,行,我今天倒要看看。我要办陈平,谁敢他妈拦我!”

    一声怒吼,老刀带着兄弟,就和马金文的人对峙了起来。

    气氛太紧张了,就好像吹满的气球,等待着外力的刺破。

    而这时候,陈平淡然的站了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是乔富贵熟悉而尊敬的声音:”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十分钟内,扳倒腾辉教育集团,还有,高阳的星梦传媒,也一起扳倒。”陈平平静道。

    电话那头的乔富贵立马应道:”好的少爷,我马上去办。”

    挂了电话。

    高阳整张脸都憋得通红,而后和老刀他们放肆的大笑,指着陈平讥嘲道:”我尼玛!陈平,你他妈是不是逗比?十分钟,扳倒我爸和我的公司?你有那个资本吗?”

    高阳真的是被气笑了。

    这陈平莫不是疯了?

    然而,陈平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同时间,乔富贵这边就立即操作了起来。

    扳倒一个腾辉教育集团和星梦传媒,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对乔富贵来说。太容易了。

    挖黑料么。

    简单。

    很快,在乔富贵的操作下,腾辉教育集团和星梦传媒的黑料,全部送了过来。

    乔富贵只看了几眼,就交给手下人去办。

    而后,他拿起手机。打给少爷,道:”少爷,都弄好了,现在您只需要打开电视,就可以看到了。”

    与此同时,陈平这边让马金文将饭店大厅的大投影屏的电视。调到了新闻播报。

    高阳看着这一幕,很是不解。

    但是隐约的第六感,让他有了危机感。

    很快,里面就有女主持人的声音传来:”紧急播报,我市腾辉教育集团旗下蓝红星幼儿园发生幼儿侵犯案件,目前,涉事幼儿园已被封锁,园长等相关负责人已被控制,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当这条新闻播出来的时候,高阳整个人脸都绿了!

    怎么会这样?

    这件事一个星期前不是压下来了吗?

    为什么突然被播出来了!

    而且,还是上江市最大的新闻频道!

    是谁?谁他妈要搞自己家的公司?

    跟着。

    ”本台最新消息,腾辉教育集团董事长高志刚,多次利益输送,警方目前已成立专案调查组进驻腾辉教育集团,展开彻查!”

    轰!

    高阳吓到腿软,整个人都没站稳,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电视内播放的画面。

    不可能!

    老爸利益输送的事。也被爆出来了!

    这绝对要完蛋啊!

    高阳怕了,立马掏出手机,给老爸打了个电话:”爸,怎么办?我们怎么办?电视上都放了,你赶紧想办法解决啊,我可不想坐牢啊。”

    电话里,高志刚愤怒的咆哮道:”高阳!你他妈到底招惹了谁?!我们一家子都被你毁了!毁了,你知道吗?!”

    高阳懵了,脑袋里嗡嗡的响。

    他立马抬头看向陈平,后者平静的样子,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不可能。

    怎么会是陈平做的,他是个废物,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

    ”爸,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陈平他……”高阳显得很是惊恐,已经语无伦次了。

    此时。

    ”本台最新播报,腾辉教育集团董事长之子,高阳创立的星梦传媒,存在潜规则等权色交易内幕,联合执法大队已经将公司涉案人员控制,现在紧急追捕公司总经理,高阳……”

    啪!

    高阳手里的手机掉在地上,听到这条播报,他整个人都废了。瘫软的跌坐在地上,眼神涣散,浑身颤抖。

    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老刀他们,见情况不妙,早就跑了。

    陈平冷漠的看着地上的高阳,道:”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这样的惩罚对你来说,不算过分,下半辈子,在牢里赎罪吧。”

    高阳惊恐。立马扑过去,一把抱住陈平的大腿,声泪俱下的哀求道:”陈哥,陈哥!求您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您放过我啊!我不想被抓。不想坐牢啊,只要你放过我,我给您做牛做马。”

    说着,高阳头抢地,砰砰的磕头,磕的脑袋都破了!

    面对着高阳声嘶力竭的求饶,陈平很漠然的直接从他跟前走了过去。

    马金文随后联系了警察,不到十分钟,高阳就被押上了警车,从后门带走。

    看着被押走的高阳,陈平一点也没心软。

    这是他罪有应得。

    饭店正门外,江婉已经在冷风中等了十几分钟了,她担心陈平,莫名的心慌。

    当看到陈平平安无事的走出饭店的时候,江婉立马飞扑过去,一把抱住陈平,死死地搂住他,道:”你没事。太好了。”

    陈平一怔,嘴角浮现弧度,拍了拍江婉的后背道:”我没事。”

    江婉松开陈平,嗔怒的瞪了他一眼,问道:”高阳人呢?你们怎么解决的?还有,那个马老板为什么会喊你陈先生。上次给我爸送好酒送会员卡的就是他,他说的那个陈先生,是你吗?”

    一下子,江婉连续好几个问题,眼中期望很强烈。

    是他吗?

    陈平沉吟了片刻,摸了摸江婉的头,温柔的笑道:”婉儿,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爸妈是干什么的,我家里以前干什么的嘛,我现在就告诉你。”

章节目录

超级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陈平江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平江婉并收藏超级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