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封不屑一顾的冷笑道:“陈平,你这种没用的东西,有什么资格说这种大话?”

    陈平紧紧的握着拳头,阴沉的眼神扫视屋里的四个保镖,还有门外堵着的那些人。

    不太容易啊。

    虽然他跟萧忠国学了几手,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只能速战速决了。

    “杨开封,就凭你带的这些人,估计不够看啊。”陈平冷冷道。

    杨开封依旧一脸轻蔑的冷,虽然他不知道陈平这个窝囊废从哪来的底气说这种话,但是他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为的就是抓他回去,难不成他还能反了天?

    一个老实巴交的窝囊废,还能出现奇迹不成?

    杨桂兰此刻站出来,直接指着陈平的鼻子吼道:“陈平,你自己干的蠢事自己负责,我们江家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杨桂兰怕了,急于撇清和陈平的关系。

    老父亲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可是杨桂兰根本没想到过,陈平怒了,后果更严重!

    比天塌了还要严重!

    “陈平,今天这事冤有头债有主,自己折断双手,然后跟我去给泰儿下跪道歉求饶,如果他愿意放过你,我自然能够放过你,但是,你以后也就别出现在上江了,你和江婉也离婚吧。”杨开封冷冷的笑道。

    在他眼里,陈平就是个没用的废人。

    江婉听到这句话,内心剧烈颤动。

    外公太强势了,简直一点活路也不给。

    杨泰那种人,会放过陈平?

    “不行!我不答应!你凭什么带走陈平,你不问问杨泰他做了什么,那是他罪有应得!”

    江婉起身,挡在陈平跟前,愤怒的盯着杨开封说道。

    “住口!你再多说一句,我连你一起收拾!”杨开封很愤怒,江婉一而再的挑衅他的威严,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就算是自己的外孙女,但是如此纠缠下去,杨开封不介意给江婉吃点苦头。

    杨桂兰怕极了,尤其是现在听到老父亲这样说,她心里就更加慌了。

    她不想自己女儿受到陈平这个烂人的连累。

    “陈平,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江家的女婿,我女儿要和你离婚!”杨桂兰着急的对陈平吼道。

    “闭嘴!”陈平怒道,双目反射出冷意,盯着杨桂兰。

    他受够了杨桂兰的这样毫无缘由的指责。

    这样的丈母娘,他受了三年。

    杨桂兰当时就吓了一跳,尤其是接触到陈平那杀人的目光,心脏就砰砰直跳,心虚的嚷道:“好你个陈平,现在都敢凶我了!我没你这个女婿!爸,你现在就把这个废物带走!”

    骂完,杨桂兰心虚的往后退了几步,生怕陈平冲过来打她。

    刚才她可是看见了,陈平冲进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个保镖给揍了。

    这家伙,居然还挺能打的。

    杨开封冷笑,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陈平道:“听到了没有,你陈平现在是孤家寡人了,乖乖的跪下来,折断双臂,然后跟我走,乞求泰儿的原谅,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命。”

    可是。

    陈平脸色一沉,眉头一挑,带着淡淡的笑容,忽然道:“你确定能让给你跪下来?”

    杨开封眉头一皱,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危机感,反问道:“怎么,你以为凭你那两手,能逃得出去?就算你逃得出去,你老婆和孩子怎么办?”

    陈平眼角一寒,杨开封居然拿江婉和米粒威胁他!

    刹那间,陈平先发制人,一个欺身近前,杨开封身边的保镖甚至没看清陈平怎么出的手。

    砰!

    一拳!

    陈平的一拳直接捣在杨开封的脸上,瞬间鲜血四溅!

    杨开封整个人踉跄着步子,直接瘫软的跌坐在沙发上,满脸鼻血,脑袋也是嗡嗡的响!

    他年纪大了,哪里受得了这一拳啊,直接就打的他头昏眼花!

    这一幕,彻底震撼了屋内的杨桂兰等几人。

    “陈平,你做了什么?!”杨桂兰一声尖叫!

    而这边,陈平顺利的解决掉了四个保镖。

    江婉呆愣愣的看着陈平,再一次知道,他的身手居然这么恐怖!

    门口的人想要冲进来,可是看到陈平此刻已经站在了杨开封身侧,手死死地掐着后者的脖子,他们就不敢妄动乐了。

    杨开封一脸血,呼吸急促,双手不住的颤抖,斜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陈平,道:“你……你居然真的敢动手!我……我一定要弄死你!”

    到了现在了,杨开封依旧浑然不知自己的处境。

    杨桂兰早就吓得缩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陈平掐着老父亲的脖子。

    她激动的喊叫着:“陈平,你给我松手!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个废物,怎么敢这么做?

    然而,陈平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杨桂兰,道:“杨桂兰,他是你爸,但不是我爸,他敢打江婉,就得付出代价!”

    一句话,听得令人如坠冰谷。

    杨桂兰从来没想过,一直窝囊废的陈平,竟然会有今天这么强势的一面。

    那可是杨家的家主啊。

    江婉看着这一幕,半天才反应过来,忙的道:“陈平,松手,那是我外公!”

    是啊,毕竟是自己的外公。

    江婉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外公被陈平这样掐着脖子。

    陈平眉头一挑,看着江婉,很认真的问道:“婉儿,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让人打你,还威胁你和米粒,你确定要我松手?”

    江婉心里也很纠结,想了半天,才道:“他毕竟是我外公,就算有天大的错,我也得原谅他。”

    陈平沉默了,没说话,慢慢的松开手。

    杨开封整张脸都憋得涨红,在陈平松手的瞬间,就张大口不断地吸气。

    那一瞬间,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吃过亏。

    而如今,他竟然在陈平这种废物的手下,差点死了。

    “江婉,带爸妈出去,我要和老爷子好好谈一谈。”

    陈平忽然严肃的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不可违背的意思。

    “好。”江婉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现在她只能相信陈平。

    但愿他不要再惹出麻烦了。

    因为老爷子在屋里,陈平的站位很奇妙,所以外面的人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陈平冷冷的开口道:“老爷子,让你的人撤出老宅,相信我,我有这个实力在他们出手前解决掉你。”

    杨开封到现在脑袋里还嗡嗡的,想了想,很愤怒的挥了挥手,示意门口的人撤出去。

    这边,江婉拉着杨桂兰和江国民出了门。

    “陈平,不要惹事,好好跟外公说。”临出门的刹那,江婉转身说道。

    她担心陈平头脑一发热,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

    “好,我答应你。”陈平笑道。

    很快,屋里头就剩下杨开封和陈平二人。

    陈平坐在单人沙发上,直接开门见山的道:“老爷子,你认为杨家在上江属于几流家族?”

    杨开封这会已经清醒了过来,听到陈平问的这话,不禁嗤笑道:“陈平,我杨家就算不是上江的一流家族,那起码也是二三流的,怎么,你一个没出息的东西,还想对我杨家出手?”

    杨开封很不屑陈平现在态度和神情。

    他这什么意思?

    想对杨家出手?

    就凭他一个窝囊废?

    然而,陈平却淡然的一笑,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看着杨开封道:“那你想不想看看,杨家是怎么在十分钟走向覆灭的?”

    咯噔!

    杨开封心里突然一颤,他看着陈平那淡然的笑脸,忽然有了一种非常紧迫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令杨开封心里很不好受。

    怎么回事,从他这个废物身上,居然感受到了这么强大的压迫力。

    不可能!

    沉默了片刻,杨开封才缓缓的开口道:“陈平,今天是我来的太着急了,或许真的是泰儿做错了,放我回去,我找泰儿好好聊聊,这件事不如就这样算了?”

    杨开封怂了。

    是的,他从陈平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而这种压力让他有种无法抗拒的想法。

    然而,陈平并未理会,只是淡淡一笑道:“子不教父之过,你们杨家从来就没一个好东西。杨泰做的事,白天我已经给过他教训了。可是,老爷子啊,你为什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替他出头呢?难道偌大的杨家比不上一个杨泰?”

    说罢。

    下一秒,电话被接通,陈平当着杨开封的面,平静的说道:“老乔,十分钟内,我要杨家所有的产业破产,另外,杨家一切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利益的黑料和证据,全部移交执法机关!”

章节目录

超级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陈平江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平江婉并收藏超级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