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目色冷汗,手中手机发了条短信,而后将手机塞回裤兜里,看了眼他们身后的凯迪拉克,想了想,还是跟着他们上了车。

    洲际酒店,总统套房包厢。

    陈平跟随着两个保镖进入,就看到包厢里站着八个彪形大汉,全都是统一的黑西装,一身冷冷的气场。久经沙场一般,令人心底生寒。

    圆桌的主位上坐着一个体型富态的中年男人,正大快朵颐的吃着羊肉火锅。

    江婉就坐在一旁,双手抱着胸,一脸的冰冷气质带着些许焦急。

    陈平大概的算了一下,眼睛一扫也就看出了这些人。

    八个人,看样子都是练家子,身手应该不差。

    而那个吃着火锅的男人,别看体型富态,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煞气。

    是个棘手的男人!

    但是这一切在陈平眼里都是浮云。

    窝囊废?

    不好意思,我陈平不是。

    跟着萧忠国训练的那一两年,自己可不是白白浪费的。

    虽然比不上李毅那身手,但好歹有自保的能力。

    江婉见到陈平出现在包厢里,喜色于面,但是又很担忧,忙的站起来道:”你来啦,就你一个人?”

    老公没看到自己的短信吗?

    怎么也不带点人过来。

    陈平温柔一笑,道:”没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江婉无话可说。不停的冲他使眼色,可是陈平根本不看他,径直的走到圆桌跟前,大大咧咧的坐下来!

    江婉只好也跟着坐了下来,但是脚却在桌子底下不停的踢他。提醒他。

    ”老公,他们是大江南区兄弟会的人,为了宁家渠道合作的事来的。”

    江婉提醒道,眼神颇为忧虑。

    她也没想到,宁正豪居然会请出这样的社会人士出面,这是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陈平点点头,投给江婉一个很有安全感的眼神,而后很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片羊肉涮进滚烫的锅里就吃了起来!

    江婉都看傻眼了。

    自己老公这么霸气的吗?

    而此时,坐在陈平对面的那个男人。

    是大江南区排名前五的黑色地下势力,兄弟会的堂口堂主张世德!

    他手上可是沾了不少鲜血与人命!

    为人阴狠毒辣,行事手段狠毒!

    听说他连自己的发妻都丢掉了江里喂鱼,只因为他老婆和陌生的男人多说了几句话,就连那个男人也被阉割了!

    但是张世德至今依旧活的好好的,就连相关人员都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他背后的势力是兄弟会!

    还是大江南区!

    远不是上江能比的。

    陈平慢慢的吃,根本没在意对面坐着的张世德。

    那家伙吃饱了,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又喝了杯红酒,略显阴骜的眼神中流露出玩味的情绪。

    ”兄弟,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是我最痛恨的。”

    张世德终于说话了,带着冷笑,”吃软饭的废物。”

    陈平又夹了片羊肉,口中啧啧称奇道:”这肉不错。”

    张世德的脸色垮了下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不给自己面子!

    江婉也急了。桌底下踢了他一脚,陪笑道:”张总,这我老公陈平,不太会说话,您别介意。”

    陈平抬起眉头,边蘸着酱料,边笑道:”老婆,这肉不错,你吃。”

    江婉干瞪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这要是惹怒了对方。他们两个可就都完了。

    自己不要紧,陈平千万不能出事!

    他是米粒的爸爸,要照顾米粒的。

    这就是江婉的底线。

    张世德哈哈笑了几声,起身走到江婉的身后,将手搭在江婉的肩膀上,故意凑近脸闻了闻她身上的香水味,毫不掩饰的道:”江董,我挺喜欢你的,上江市药业第一朵金花的名声我可如雷贯耳。你要是愿意的,今晚就可以到我房间里,怎么样?”

    江婉闻言一怔,强遏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

    陈平就坐在她身边,自然清晰地感受到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有那满脸的寒霜。

    ”老婆,我想揍他了,怎么办?”

    陈平忽的搁下筷子道。

    狂妄至极!

    这还是张世德自混道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在他面前敢这么说话的!

    以往都是他把别人打的半死,丢掉江里喂鱼!

    今天居然有人当着他的面,完全无视他,还扬言要揍自己……

    江婉脸色一沉。扭头看了看陈平,忽的起身道:”不要弄出人命。”

    说完,她就径直的走到一边的窗户口,背对着包厢里的一切。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相信陈平,但是他刚才在桌底下拍自己手背的动作。让她有十足的安全感。

    而且,这么久以来,陈平每次都在关键时刻,给了她意外的惊喜。

    这一刻,她相信陈平。

    自己的老公。似乎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张世德冷笑了声,一双阴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平,道:”小子,听别人说你很狂,今天一见果然如此,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间包厢。”

    陈平面无表情,手里拿着银筷子与刀叉,身上却在缓缓地释放出一种阴寒的冷意来!

    他眯着眼睛看着张世德,嘴角一列,露出一个名叫死亡的笑容,道:”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去不知道,但是你肯定不能完好无损的出去!”

    说罢,陈平将手中的刀叉送了出去,快如闪电,毫不含糊的直接插进张世德的胳膊里!

    见血!

    张世德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的胳膊已经被鲜血染红!

    他抱着手臂,往后退了几步,一脸的阴狠,嘶吼着:”给老子弄死他!剁了四肢!”

    陈平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把包厢里的八个保镖都吓蒙了,这几个人呆愣愣的看着张世德,第一次看到自己高高在上的老大如此狼狈不堪!

    再看那行凶之人,身上的气势太摄人了!

    ”愣着干什么!给我往死里打!”

    随着张世德的一声怒吼,这些保镖也瞬间反应了过来,便冲着陈平围攻了过去!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在他们眼前伤了兄弟会的堂主,这可是他们的失职,事后盘查起来,他们可都是要断胳膊断腿的!

    陈平却一脸的淡然,不慌不忙的扫视了一圈他们。

    恰在此时,一个保镖已经欺身近前,硕大的拳头轰向陈平的面庞!

    陈平轻而易举的抓住那只拳头,而后微微一用力,随之而来的就是杀猪般的惨叫!

    ”咔嚓”一声脆响!

    那家伙的手臂直接反方向被折断,痛得他躺在地上直打滚!

    紧接着。陈平再出手,快如闪电,第二个保镖还没看清什么情况,眼前一黑,就眼睁睁的看着的手臂被折断!

    咔嚓!

    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八个粗壮的保镖全部在瞬息间躺在地上惨叫打滚!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当然,陈平也没落得好处,胸腹和脸上挨了几拳。

    张世德此刻面色阴沉,捂着自己染血的胳膊,看着包厢里的陈平,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威胁。拼命的嘶吼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江南区兄弟会的堂主……”

    他话还没说,陈平一个疾步,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一把掐住他的咽喉,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暴裂!

    ”你是谁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告诉你,别对我老婆动歪脑筋,更别对我抱有任何的敌意,否则,我可保不准我会不会把你杀了!”

    陈平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即便像张世德这样混道混了几十年的人,此刻也感觉到了通体的寒意!

    这就是死亡的威胁!

    他浑身冒着凉气,涨红着脸,根本喘不过气来!

    这人到底是谁?

    宁正豪不是说是个普通的吃软饭的废物吗?

    为什么,为什么他身上的气势那么的迫人!

    ”噗通”一声!

    陈平松开了手,张世德应声落地,捂着自己的脖子猛烈的咳嗽着。

    ”滚!再让我见到你们,全部拧断脖子!”

    陈平喝道,他知道对于这类人,就是要用威势震慑住。否则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走!”

    张世德捂着血淋淋的胳膊,恨恨的看了陈平一眼,似乎要把这脸牢牢地记在心里。

    他们一行九人,就这样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逃出了包厢。

    ”老婆,你看这样解决行吗?”

    陈平耸了耸肩头。问道。

    江婉扭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丝丝劫后余生的喜悦,嗔怒道:”以后不准这样了,他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哎,公司又要有麻烦了。”

    陈平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能有什么麻烦,他们要是再来找麻烦的话,老公我替你解决。”

    江婉白了他一眼,揉了揉陈平红起来的脸颊,道:”你啊你,就知道动粗,他们可都是宁正豪安排来的人,今晚你得罪了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件事你别管了,我自己解决。我去联系一下陈氏集团,他们应该可以帮我们。”

    陈少么?

    陈平耸肩,嘴角裂出笑容,道:”没事的,有我在。”

    ”你?你能解决什么呀。”

    江婉不是不愿意相信陈平这时候的话,但是,这也太没谱了吧。

    对方可是大江南区的兄弟会。

    就算陈平家里家大业大,也应该对付不了兄弟会那帮人啊。

    ”你不是要找陈氏集团么,其实,你老公我就是……”

    陈平笑道,伸手刮了刮江婉晶莹的琼鼻。

章节目录

超级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陈平江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平江婉并收藏超级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