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离开凤朝阁没多久,他就和钟云以及郑泰三人,在车上大笑。

    钟云满脸笑意,道:“陈少,手段高明,那凤万这次吃了这种大亏,估计不会善罢甘休。”

    来之前,几人就计划好了,给凤万施压,让他得不偿失。

    果不然,凤万这个人,心思缜密,但是考虑的太多。

    往往考虑的越多,越会做错事。

    其实,只要凤万去想陈小姐求助,陈平不一定对他怎么样。

    因为,钟云说过,那为陈小姐背后的人物,与陈平五五开。

    双方真要动起手来,都是毁天灭地的!

    所以,谁也不愿意先动手。

    但是,凤万不知道。

    他显然想得到陈小姐那位背后大人物的认可,才会打碎了牙自己往肚子里吞。

    陈平淡淡笑道:“事情还没结束,凤万这个人,留不得,凤氏四兄弟更是留不得。让弟兄们准备好,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郑泰点头,道:“好的陈先生,那凤朝阁还要派兄弟们盯着吗?”

    “盯着吧,看看他凤万会怎么选择。”

    陈平看了眼车窗外,天色已经泛白了,紧张刺激的一夜已经过去了。

    落凤镇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但是,这一天,整个落凤镇都在传昨晚迎凤大酒楼前发生的那场恶战!

    太夸张!

    太恐怖了!

    几乎,每走十米,就有人在讨论。

    而那个神秘的陈姓男子,也成了众多人口中的顶级大佬。

    没人见过陈平的真面目。

    那一晚,凡是见过陈平的,无非就是丁雄的人,但是被抓了。

    至于酒楼里那些隔着漫天雨幕看热闹的家伙,根本看不清陈平的脸。

    所以,才会传的神乎其神。

    大家只知道,那是郑泰请来的财主,就连郑泰都是替他撑伞的。

    陈平自己也没想到,才刚到落凤镇两天,自己就多了一个上江陈先生的称号,万人敬仰!

    没办法,就连丁雄都被灭了。

    而且,最后时刻,连刘伯温温爷,二十多年前,叱咤大江南区的大哥,都甘愿臣服在上江陈先生名下。

    由此可见,这位上江陈先生,手段通天,背景深厚!

    医院病房内,陈平守在小米粒的床前,满眼温柔宠溺的眼神,看着床上的小米粒。

    小家伙昨晚发高烧,还好紧急处理了。

    突然。

    一道娇弱的身影闯进来。

    郑眉,梨花带雨的走进来,低着头,很是自责的看着陈平的背影和病床上的小米粒,道:“对不起陈哥,都是我不好,是我贪玩,要不是我,小米粒也不会……”

    说到后面,郑眉豆大的眼泪,就啪啪的落下来,跟串珠帘似的。

    陈平转身,站起来,看了眼分外自责懊恼的郑眉,安慰道:“好了,别自责了,这不是没什么大事么。”

    郑眉瘪瘪嘴,忽的道:“陈哥,从今往后,我就陪着小米粒,我一直保护她,我绝对不让她再受到一丁点伤害了。”

    看着郑眉那真挚的面庞,陈平知道,自己拒绝的话,郑眉很可能会自责一辈子。

    所以,他索性点头道:“好,但是,你总得学会一些基本的防身术吧。”

    郑眉一抹眼泪,哭花了妆容,道:“没问题,我去学!”

    陈平点头,也好,郑眉找到事情做了。

    过后,陈平离开了小米粒的病房,来到了楚安安病房门口。

    楚安安已经醒了,身子还有些虚弱,身上都是伤,脸上也是淤青,贴着创口贴,正坐在病床上,眼神黯然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陈平推开病房门,走进去。

    楚安安听到了动静,一看是陈先生,忙的就要下床。

    陈平赶紧走过去,阻止了楚安安道:“别动别动,好好养伤。”

    而后,陈平坐在床边,熟练的削苹果。

    楚安安就这么看着,眼眶红红的,自责道:“陈先生,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小姐。”

    陈平摇摇头,道:“我不是来听你说对不起的,我是来感谢你的。”

    “感谢我?”

    楚安安不解。

    陈平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块,而后用牙签戳了一块,递到楚安安淤青的嘴角边。

    楚安安还有些惶恐,犹豫了片刻,才害羞的张开小嘴。

    “要不是你誓死保护小米粒,小米粒说不定早就被他们折磨了。”

    陈平道,眼中流过一丝恨意!

    楚安安沉默,道:“是我的责任,是我能力不够,没能保护好小姐。”

    陈平手一顿,挑眉,看了眼楚安安,不满道:“我说了,我不是来听你自责的。”

    当然,这话带着玩笑的意思,并不是真的不满。

    楚安安哑然,小嘴闭着,手指也不听的搅着床单,不敢说话了。

    陈平就这样,一块一块的将苹果送到楚安安嘴边,道:“安安,你跟了郑泰多久了?”

    楚安安一怔,陈先生喊自己的小名,忙的惶恐的道:“五年了。”

    陈平点头,道:“想过离开郑泰吗?”

    楚安安摇头,道:“没有,泰哥对我就跟亲哥哥一样,我是一个孤儿,是泰哥一直在资助我上学,从大学时候起,我就一直在为泰哥做事了。”

    “后悔吗?”陈平再问。

    楚安安没有犹豫,道:“不后悔。”

    陈平点点头,而后道:“那今后,你跟着我吧,愿意吗?”

    一瞬间,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楚安安大眼睛扑闪的盯着陈平,满眼的震惊和不解。

    自己跟着郑泰,也是替陈先生做事。

    但是,直接跟着陈先生做事,和跟着郑泰替陈先生,是两码事,性质不一样!

    这是一次机会。

    犹豫了片刻,楚安安推辞道:“我还是希望跟着泰哥,都是替陈先生做事,我无所谓的。”

    啪!

    病房门猛地被推开。

    郑泰闯进来,恨恨的瞪了眼楚安安,转身,恭敬的对着陈平弯腰道:“陈先生,安安不懂事,你就当没听见,我郑泰,恳求陈先生收留安安。”

    “泰哥。”楚安安动容了,双眼红红的。

    她知道,郑泰这是为了自己好。

    陈平看了眼郑泰,又望向楚安安,笑了笑道:“怎么样,你怎么选择?”

    不等楚安安回答,郑泰立马瞪着楚安安,道:“赶紧答应,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没你这个干妹妹!”

    楚安安无奈,咬着唇边,点头答应了下来,道:“谢谢陈先生,我愿意。”

    一下子,郑泰乐开了花,就跟老太监闻女人似的。

    而后,陈平起身,准备离开。

    离开前,他不放心的看着楚安安,好几次欲言又止。

    楚安安似乎看出了陈平的犹豫,嘴角绽放笑容,道:“陈先生,我没事,他们没对我怎么样。”

    呼。

    陈平松了一口气,满脸笑意道:“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哎。

    说真的,陈平很过意不去,要是楚安安真的被人玷污了,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弥补楚安安的心灵创伤。

    与此同时,凤朝阁三楼一间豪华的包房内。

    凤万弯腰低头的站在陈若岚跟前,满是恭敬和惶恐的面色,道:“陈小姐,对不起,是我办事不利。”

    陈若岚冷冷的瞥了眼凤万,示意身后的女护卫,将一份档案袋递给了凤万。

    “这是陈平老婆的资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陈若岚秀眉带着寒意,道。

    陈若岚,要对自己的闺蜜江婉,动手了。

章节目录

超级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陈平江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平江婉并收藏超级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