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网”叶明轻轻地踢了他两脚,但那人却只是发出一阵满足的哼哼声就继续鼾声震天。叶明无奈地蹲了下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脸,壮汉总算模模糊糊地醒了过来。</p>

    “老大,什么事啊?壶我明天倒。”壮汉显然很不清醒。</p>

    “倒什么壶?洛瑞,我告诉你啊,这次是跑的好机会,不想做奴隶就快点给我起来叫醒埃蒙和基尔瑞克。”叶明说完就从头发里抽出铁丝开始摆弄牢锁。</p>

    而囚犯洛瑞则在听了他的话之后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看了看正在撬锁的叶明,然后迅速起身叫醒了埃蒙和基尔瑞克。</p>

    没过多久,埃蒙和基尔瑞克就已经从洛瑞那里弄清楚了况,而此时叶明也不负众望打开了门锁。四人蹑手蹑脚的来到昏睡的水手身旁,找出了打开脚镣的钥匙。</p>

    “走走走,尽量跟上我。”叶明虽然年龄小,但如果真论起隐匿逃跑的本事,他能算其他三人的祖宗。</p>

    “老大,你看,他们怎么办?”埃蒙指了指其他的牢房,有几个囚犯已经醒了过来,正眼巴巴的看着叶明四人。</p>

    “那就一起放出去,人多趁乱也好逃跑。”叶明把牢房钥匙扔给埃蒙。</p>

    所有的囚犯都从牢房中被释放,并且解开了脚镣。但就在这时,埃蒙拿起水手身旁的长剑抬手就向昏睡的水手脖子砍去。</p>

    叮!叶明扔出一根铁丝打落了囚犯的长剑,夹杂着斗气的铁丝直接扎在了牢房的墙上。</p>

    “你要干什么?”叶明盯着埃蒙冷冷地问道。</p>

    埃蒙咧嘴一笑:“自然是杀了这些水手。”</p>

    “他们现在已经被我倒了,根本没有什么威胁,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逃跑,别给我乱惹事。”叶明摆出老大的口吻教训道。</p>

    埃蒙冷冷哼了一声:“这些水手醒了之后肯定要来追捕我们,现在杀了正好省心。”</p>

    叶明眯起了眼睛:“我不允许你杀人。”</p>

    埃蒙带着一丝怜悯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少年:“我说,我喊你几声老大你就真的以为你说了算么?你除了能打一些还有什么别的?”</p>

    “只要能打得你无力还手就足够了。”叶明周身的杂草开始飞舞起来,显然已经激发了斗气。</p>

    “嗨嗨嗨,能激发斗气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之前你对付我们三个人就已经很吃力了,现在这么多人你以为我还怕你么?何况我们还有这个。”埃蒙晃了晃手中的长剑</p>

    叶明突然意识到况不妙,他发现被放出来的囚犯有七八个已经拿起长剑围着他,而且目光中显然不怀好意,其中赫然就有基尔瑞克,而最弱最老实的洛瑞则有些震惊的看着埃蒙。35xs</p>

    “就你这种小孩子别学大人们充什么老大。你是白痴么?如果我和其他人没有些关系怎么可能打听到汉斯的消息?当我帮你打听消息的时候你就没有警惕到什么?说真的,我已经受够了给你这个小屁孩按摩的。”埃蒙盯着叶明,眼中闪过一丝杀意。</p>

    “你疯了?杀人可是死罪,如果真被抓住,你连奴隶都做不了!”叶明脸苍白。</p>

    “哈哈哈哈!”埃蒙有些癫狂的笑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如果手上没有人命我们怎么可能会被放到这里?你自己能例外么?还有奴隶?你知道东部大陆哨站苦力的率有多高么?你知道那些被卖给异族的奴隶是什么遭么?卖给人会被当做干粮,卖给黑暗灵会被提取脏作为献祭祭品,即使卖给人类也是低三下四一辈子。这几条人命?我早就不在乎了!”</p>

    “可是我在乎,他们可是我的手下。”船长从容不迫的声音在所有囚犯的耳边响起。</p>

    “白痴!”叶明面变得更难看了,他讽刺道:“多亏了你在这里瞎折腾,这次咱们谁也跑不了了。”</p>

    “可他说过他在乎不是么?”埃蒙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然后使了个眼,那几个的囚犯会意地把剑架在了水手们的脖子上。</p>

    “听着老东西!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为了你手下的命考虑,立刻放我们走!”埃蒙到现在也没能看到船长在哪,所以只有扯着嗓子叫唤。</p>

    “请你认清现在的状况,你在我面前根本没有谈判的资本。我现在只是给你一个机会罢了,如果你放弃的话,我将保证你的下场会很难看。”船长完全不在乎埃蒙的威胁。</p>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资本!”埃蒙狰狞的一笑,然后举剑就向身边的水手砍去。但在他的手还没有完全抬起来的时候,他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p>

    三级法术——人类定身术。这是一个效果平庸的单体控制法术,法术效果要视施法者和目标的实力差距而定,但很显然,八级法师的定身术用在没有一丝斗气的埃蒙身上能让他连眼皮也不能眨了。</p>

    船长的身影在门口缓缓出现,原来,他一直隐形站在门口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切。而此时他双手飞舞,数枚魔法飞弹带出一道又一道华丽的弧线准确的飞向了所有持剑囚犯的脸。</p>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现在所有能活动的囚犯立刻带上自己的镣铐回到囚牢里面去!否则我会立刻让你们变成烤猪!”船长语气冰冷,但是他右手掌心上悬浮的火球却散发着惊人的温度。35xs</p>

    看着所有囚犯在自己的雷霆手段下乖乖服软,船长渐渐放松了下来,他撤去了手中的火球,冷冷地注视着垂头丧气的囚犯们。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瘦小的黑影从人群中窜了出来,从船长和门框那狭小的缝隙中挤了过去,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庭院。</p>

    “该死,忘了这个小子!”船长心里一惊,但他现在必须盯紧屋里的囚犯,而且他也相信叶明无法逃出这里,因为庭院中还有二副。</p>

    叶明此时心脏跳得如同打鼓一般,他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决心和勇气让他逃跑,但是打从埃蒙那里得知这些囚犯都是死刑犯以及当奴隶的下场之后,叶明不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p>

    是的,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他很怕死,而且埃蒙的挑衅也让他感到愤怒,他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同三个杀人犯一起生活。所以,当他发现船长放松了警惕之后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选择了逃跑。但现在,他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p>

    二副有些惊奇的看着叶明,他一直都没发现这些囚犯之中竟然还有一个人拥有五级的斗气,而且还是那个经常被汉斯大哥欺负的小鬼。但他的目光马上就冰冷了起来,根据霍克帝律法,囚犯在押送途中如果有越狱行为,那么看守有权将其直接击杀。</p>

    二副飞快的取下自己背着的长弓,从箭壶之中抽出箭矢,张弓搭箭,只听弓弦一松,夹带着强劲斗气的箭矢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叶明眉心飞去。二副竟然是一个通射术的游侠!</p>

    叶明一摆脑袋,箭矢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而二副箭矢上附带的斗气则把叶明的耳朵撕开一个小口,鲜血缓缓淌了出来。</p>

    船长看到这一幕,忽然意识到二副并不清楚叶明是需要特殊对待的囚犯,刚才的惊心一箭险些要了叶明的小命,而现在二副的弓已经再次拉开了!</p>

    “留他一命!”船长喊道。</p>

    二副听到船长的叫喊心头一跳,手上就偏了少许,箭矢擦着叶明的胳膊飞了过去,再次带出少许血肉。</p>

    叶明现在心中充斥着对于的恐惧感,这是他活了十几年第一次和死神对视,那种恐惧几乎让他崩溃。</p>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叶明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强大的求生望已经彻底支配了他的大脑,随后他飞快的向围墙边跑去。</p>

    “白痴,这么高的墙你怎么可能跳的出去?”二副不紧不慢的再次拉弓,只是这一次他瞄准的是叶明的小。然而下一秒钟,令他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当叶明靠近墙边融入阴影之后,一缕淡淡的黑烟从他的体散发出来彻底围了叶明的身体,黑烟缓缓升起,而此时围墙下已经空无一人,叶明就这么消失不见了!</p>

    “这这这这……这什么况?!”二副惊得破口大骂。</p>

    而此时,船长已经控制了所有囚犯,跑到了二副身边:“怎么了?那个小鬼呢?”</p>

    “我我我,那个小鬼他他他……他被我逼到了墙边,然然……然后一阵黑烟冒了出来,再然后那个小鬼就没了!”二副结结巴巴地回答。</p>

    “见鬼,你发疯了还是眼花了?”船长显然不信。</p>

    “就是这样,我看的一清二楚!”二副辩解。</p>

    船长皱了皱眉头说:“你的意是,他刚刚还在这里,然后传送逃跑了?”</p>

    二副点点头:“没错,没错……”</p>

    “没错个屁!传送术是五级法术,即便是我现在也没有办法施展,你说一个十几岁的小鬼能用?而且他还修炼了斗气,你说一个小鬼可能做到法双修并且已经修炼到十级法师么?你自己疯了别把我算上!”船长再也无法保持风度,对着二副劈头盖脸一顿骂。</p>

    “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二副指天发誓。而话音未落,汉斯大副终于解决了自己的个人问题赶了过来。</p>

    “船长!况怎么样了?”汉斯问道。</p>

    “没怎么样,所有囚犯已经全部制服,除了叶明。”船长没好气的回答。</p>

    汉斯顿时一惊:“什么?那小鬼跑了?”</p>

    船长不耐烦的说:“你问二副,刚才是他盯着那小子的。”</p>

    再次经过一番争论之后,船长和大副不得不强迫自己相信二副的说法。</p>

    “船长,现在怎么办?”汉斯问。</p>

    船长沉了片刻说:“今天晚上派几个搜索能力强的去附近找找,明天不论找到没有一切照常运行!”</p>

    “可是船长,您不是说这是玛洛利特大人吩咐过的么?如果没把人好好送到地方,您回去怎么交代?”汉斯小心提醒。</p>

    “没什么大事,大人只说让我把人活着送到东部大陆,如果可以尽量接近陨星城,不行也无所谓,现在我也算完成了任务。”船长回答。</p>

    “可你这几天为什么让我收拾那小鬼?”汉斯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了。</p>

    “这……这只能说是大人的一时兴起吧……”船长苦笑着想起当时玛洛利特对自己说:“上船之后你找人好好把这小鬼折腾折腾,只要别玩坏了,怎么样都行!,敢到老子地盘上撒野,不让他脱两层皮这事就没有了结的道理!”</p>

    苍白的月光透过树林缓缓地倾泻在草地上,原本绿的森林在月光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一切显得如梦幻一般。叶明一屁股从空中摔在草地上,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竭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p>

    叶明记得清清楚楚,几秒钟之前他还于罗尔弥镇的监牢庭院里,面对着二副那追魂夺命的飞箭。但是就在他被逼到墙角最绝望的时候,叶明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疲劳感如同水般涌来,几乎使他昏睡过去,而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经于这片森林中了。</p>

    记忆没有空白和中断,叶明也能感觉到庭院里的一幕是几秒钟之前发生的——这会他的心还在砰砰直跳。但就在几秒钟之后,他已经于一片不知方位的森林之中。</p>

    “传送术么?有一个法师在帮我?”叶明暗自猜测,在他的认知范围中,只有法师的传送术拥有这种匪夷所的移动能力。</p>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总是救了我一命。”叶明想,于是缓缓站起身来按照他在听来的骑士故事里学到的说道:“多谢阁下出手相救,如果方便还请现身一见。”</p>

    叶明不敢说太大声,因为他怕这地方离罗尔弥镇不远,如果扯着嗓子喊两句鬼知道那个法师船长会不会通过什么法术发现他。</p>

    叶明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倒是他身旁的大树上有一只松鼠对着他扔了两颗松子,似乎在抗议叶明大半扰民。叶明挠了挠头,也不在意,只是提高声音继续说道:“既然阁下不肯现身,那小子可否知道阁下名讳,让小子日后可感恩在心?”</p>

    松鼠又扔了几个干果下来,只是这次是个头更大的橡子。叶明恼火的向上瞪了两眼,见还没有人回答,他只能有些不自然的继续说道:“既然阁下不愿多说,无论如何,感谢阁下救命之恩。”</p>

    叶明忽然觉得有一坨浓稠的东西落在了头上,他伸手一摸发现却是一泡鸟屎,而树干之上,一只莺正在那里“啾啾”叫着,似乎在说“这白痴在这里自言自语什么劲?”</p>

    “@#%¥!&amp;ap;”叶明气急败坏地骂了两句。</p>

    ……</p>

    “科尔达克,等等,我要喝水。”一名身材极为高挑火爆女人嚷嚷道。</p>

    “自己过来拿,我累着呢!”被叫做科尔达克的男人没好气地回答。</p>

    “切,不就帮我拿点东西么。”女人嘟囔。</p>

    “那是。”科尔达克拍拍前的大背:“反正这也只有一百五十多斤。”</p>

    “七级士背一百多磅东西有什么嚷嚷的?看你那样,还满头大汗。”女人嘲笑。</p>

    </p>

章节目录

刚来异界就成神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百字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字大并收藏刚来异界就成神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