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根本没用半个月,只用了三天,那个赌咒发誓把下半辈子都押上了的男人就活蹦乱跳了。

    那些缠绕他长达半个多月的疼痛一朝尽去,死亡的阴影也彻底从他头上挪开了,他整个人都舒畅了。

    这一舒畅,就特别感激卫襄的大恩大德,跑去给卫襄磕了好几个响头,冷不丁地还把卫襄给吓了一跳。

    不过反应过来,卫襄那得意的小尾巴就翘起来了,矜持地训诫了那人几句千万要遵守诺言什么的,就得意洋洋地去跟师父还有师姐师兄们汇报自己的功绩了。

    德山老头听了,久久没说话,到最后也只是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倒是程无心和其他弟子们一致很高兴,都夸赞卫襄和她那镇魂兽胖胖不愧是命中注定的主仆,一个随便念叨念叨就成了神明的祝福,一个则是出口成真,说什么应什么。

    卫襄觉得这话说得十分有道理,笑嘻嘻地应了,而对于师父的不理不睬,她也无所谓。

    没办法,在师父的道德准则里,她这样的行为说不定和趁火打劫差不多呢。

    不过她这可不是趁火打劫,她这是放了火,然后再趁火打劫,毕竟,她是有仇必报的。

    所以,当韩知非怂恿她除了要人发誓,可以多要点儿奇珍异宝的时候,卫襄拒绝了。

    “做人不能贪心,所以我只要一样儿。再说,我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救,看缘分吧。”

    “为什么啊”韩知非第一次觉得小师妹这买卖有点儿不划算,“难道你这么兴师动众一场,只为最后救几个人”

    卫襄瞥了韩知非一眼,这一眼中饱含着让韩知非心惊肉跳的冷意

    “因为有的人犯下的罪孽,并不是奇珍异宝或者磕头发誓就能洗清的我就要那些人知道,得罪了我,死活就由不得他们了。”

    原来,原来小师妹是这个意思啊,杀鸡儆猴,或者救鸡儆猴。

    反正招惹了她的鸡和猴,谁也别想逃过。

    想明白这一点,韩知非就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仔细回想了一番,确定自己自从被那个胖胖念得断了手以后,就再也没招惹过小师妹,这才是算是安了心。

    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小师妹又已经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仿佛刚才那冷厉的眼神只是他的错觉。

    韩知非就往旁边悄悄挪了几步,小师妹现在越来越不得了,他有点儿怕怕。

    而他去看尉迟嘉的时候,发现那个俊美如神袛的男子正满含柔情地望着小师妹,仿佛在看着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韩知非就又退了两步。

    这两个人,一个打人,一个救人,然后被救的人还得感恩戴德,肝脑涂地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心狠手辣,也是没谁了。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那个男人的活蹦乱跳,原本还持观望态度的其他人咬咬牙,百般衡量之后,只得眼含热泪,放弃了后半生的自主权,屈辱地来跟卫襄烧香磕头发誓了。

    毕竟在性命面前,尊严一文不值。

    但正如卫襄所说,她绝不会每个人都救,那些曾经想要致她于死地,并且被她察觉到恶意的人,直接就被卫襄挑了出去等死。

    那几个人万万没想到自己万般屈辱,等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不甘心地在蓬莱山门外破口大骂,百般跳脚。

    可惜卫襄根本听不见,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并没有因为这些人中有人死去而改变态度。

    这下可好,卫襄刚刚变好些的名声立刻又毁了大半。

    见死不救,铁石心肠等等大帽子又往卫襄头上开始扣。

    都说流言可以杀人,但对于从小就生活在流言蜚语里的卫襄来说,这点儿诋毁算个屁啊,她根本不在意。

    她依然优哉游哉地跳着顺眼的人救一救,然后满东海乱窜,日子一点儿没受影响。

    而那些原本以为卫襄会靠着传说中的灵丹之体来救人的人,自始至终也没发现卫襄流一滴血,割一块肉。

    之前追杀过卫襄,还能幸存下来的人这下算是彻底不再相信这个荒谬的传言,暗暗后悔自己当初怎么会听人怂恿,差点儿送命。

    从此以后,卫襄的人身安全总算是得到了保障,但凡有人再说起灵丹之体什么的,就有人直斥荒谬。

    那些被卫襄救了的人,无论是出于良心未泯,还是发过的誓言,也都异口同声地维护卫襄,维护蓬莱,而这股暗地里的力量,也成为了蓬莱发扬光大的中坚力量。

    而卫襄在救完第十八个人的时候,蓬莱山门外来了一位女子求见卫襄,正是玄云门李峥的那个师妹。

    卫襄想起那女子哭得楚楚可怜的样子,想到当时自己说过的话,也就去见了她。

    那女子见到卫襄之后,就效仿之前的人,又是烧香,又是磕头,并且发下毒誓,只求卫襄能救救李峥。

    虽然觉得这女子痴心得有点儿过了头,但不可否认,卫襄内心深处还是感动的。

    她就没有推辞,将李峥的名字天天挂在嘴上开始念叨,并且把李峥的名字给胖胖也送了过去。

    但这一次,意外出现了,卫襄念叨了半个月,李峥都没有醒来。

    韩知非不敢再乱说话,程无心却是没那么多忌讳,和卫襄打趣道

    “怎么,是小师妹你懈怠了还是胖胖偷懒了”

    “我哪有懈怠啊,我天天捧着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念哼,一定是胖胖在语凝海偷懒了”

    卫襄笃定自己这边没有失误,就安慰了李峥的师妹一番,很快带着尉迟嘉杀到了语凝海。

    “胖胖呢”

    卫襄绕着语凝海底转了好几圈儿,都没发现胖胖的踪影,很生气地跳进了白玉鼎,找轮回镜灵去了。

    轮回镜灵已经半个月没见到卫襄了,此时见到卫襄到来,一张英俊的老脸上满是惊喜

    “什么风把赤灵丹吹来了啊赤灵丹还记得语凝海,真是可喜可贺”

    “大叔您说这什么话,语凝海不就是我的家吗”卫襄也很给面子地说道,然后左右看看,直截了当地问道“胖胖呢去哪里躲懒了”

    “胖胖”轮回镜灵诧异不已“不是你亲自来带走了吗”

    果然,根本没用半个月,只用了三天,那个赌咒发誓把下半辈子都押上了的男人就活蹦乱跳了。

    那些缠绕他长达半个多月的疼痛一朝尽去,死亡的阴影也彻底从他头上挪开了,他整个人都舒畅了。

    这一舒畅,就特别感激卫襄的大恩大德,跑去给卫襄磕了好几个响头,冷不丁地还把卫襄给吓了一跳。

    不过反应过来,卫襄那得意的小尾巴就翘起来了,矜持地训诫了那人几句千万要遵守诺言什么的,就得意洋洋地去跟师父还有师姐师兄们汇报自己的功绩了。

    德山老头听了,久久没说话,到最后也只是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倒是程无心和其他弟子们一致很高兴,都夸赞卫襄和她那镇魂兽胖胖不愧是命中注定的主仆,一个随便念叨念叨就成了神明的祝福,一个则是出口成真,说什么应什么。

    卫襄觉得这话说得十分有道理,笑嘻嘻地应了,而对于师父的不理不睬,她也无所谓。

    没办法,在师父的道德准则里,她这样的行为说不定和趁火打劫差不多呢。

    不过她这可不是趁火打劫,她这是放了火,然后再趁火打劫,毕竟,她是有仇必报的。

    所以,当韩知非怂恿她除了要人发誓,可以多要点儿奇珍异宝的时候,卫襄拒绝了。

    “做人不能贪心,所以我只要一样儿。再说,我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救,看缘分吧。”

    “为什么啊”韩知非第一次觉得小师妹这买卖有点儿不划算,“难道你这么兴师动众一场,只为最后救几个人”

    卫襄瞥了韩知非一眼,这一眼中饱含着让韩知非心惊肉跳的冷意

    “因为有的人犯下的罪孽,并不是奇珍异宝或者磕头发誓就能洗清的我就要那些人知道,得罪了我,死活就由不得他们了。”

    原来,原来小师妹是这个意思啊,杀鸡儆猴,或者救鸡儆猴。

    反正招惹了她的鸡和猴,谁也别想逃过。

    想明白这一点,韩知非就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仔细回想了一番,确定自己自从被那个胖胖念得断了手以后,就再也没招惹过小师妹,这才是算是安了心。

    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小师妹又已经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仿佛刚才那冷厉的眼神只是他的错觉。

    韩知非就往旁边悄悄挪了几步,小师妹现在越来越不得了,他有点儿怕怕。

    而他去看尉迟嘉的时候,发现那个俊美如神袛的男子正满含柔情地望着小师妹,仿佛在看着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韩知非就又退了两步。

    这两个人,一个打人,一个救人,然后被救的人还得感恩戴德,肝脑涂地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心狠手辣,也是没谁了。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那个男人的活蹦乱跳,原本还持观望态度的其他人咬咬牙,百般衡量之后,只得眼含热泪,放弃了后半生的自主权,屈辱地来跟卫襄烧香磕头发誓了。

    毕竟在性命面前,尊严一文不值。

    但正如卫襄所说,她绝不会每个人都救,那些曾经想要致她于死地,并且被她察觉到恶意的人,直接就被卫襄挑了出去等死。

    那几个人万万没想到自己万般屈辱,等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不甘心地在蓬莱山门外破口大骂,百般跳脚。

    可惜卫襄根本听不见,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并没有因为这些人中有人死去而改变态度。

    这下可好,卫襄刚刚变好些的名声立刻又毁了大半。

    见死不救,铁石心肠等等大帽子又往卫襄头上开始扣。

    都说流言可以杀人,但对于从小就生活在流言蜚语里的卫襄来说,这点儿诋毁算个屁啊,她根本不在意。

    她依然优哉游哉地跳着顺眼的人救一救,然后满东海乱窜,日子一点儿没受影响。

    而那些原本以为卫襄会靠着传说中的灵丹之体来救人的人,自始至终也没发现卫襄流一滴血,割一块肉。

    之前追杀过卫襄,还能幸存下来的人这下算是彻底不再相信这个荒谬的传言,暗暗后悔自己当初怎么会听人怂恿,差点儿送命。

    从此以后,卫襄的人身安全总算是得到了保障,但凡有人再说起灵丹之体什么的,就有人直斥荒谬。

    那些被卫襄救了的人,无论是出于良心未泯,还是发过的誓言,也都异口同声地维护卫襄,维护蓬莱,而这股暗地里的力量,也成为了蓬莱发扬光大的中坚力量。

    而卫襄在救完第十八个人的时候,蓬莱山门外来了一位女子求见卫襄,正是玄云门李峥的那个师妹。

    卫襄想起那女子哭得楚楚可怜的样子,想到当时自己说过的话,也就去见了她。

    那女子见到卫襄之后,就效仿之前的人,又是烧香,又是磕头,并且发下毒誓,只求卫襄能救救李峥。

    虽然觉得这女子痴心得有点儿过了头,但不可否认,卫襄内心深处还是感动的。

    她就没有推辞,将李峥的名字天天挂在嘴上开始念叨,并且把李峥的名字给胖胖也送了过去。

    但这一次,意外出现了,卫襄念叨了半个月,李峥都没有醒来。

    韩知非不敢再乱说话,程无心却是没那么多忌讳,和卫襄打趣道

    “怎么,是小师妹你懈怠了还是胖胖偷懒了”

    “我哪有懈怠啊,我天天捧着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念哼,一定是胖胖在语凝海偷懒了”

    卫襄笃定自己这边没有失误,就安慰了李峥的师妹一番,很快带着尉迟嘉杀到了语凝海。

    “胖胖呢”

    卫襄绕着语凝海底转了好几圈儿,都没发现胖胖的踪影,很生气地跳进了白玉鼎,找轮回镜灵去了。

    轮回镜灵已经半个月没见到卫襄了,此时见到卫襄到来,一张英俊的老脸上满是惊喜

    “什么风把赤灵丹吹来了啊赤灵丹还记得语凝海,真是可喜可贺”

    “大叔您说这什么话,语凝海不就是我的家吗”卫襄也很给面子地说道,然后左右看看,直截了当地问道“胖胖呢去哪里躲懒了”

    “胖胖”轮回镜灵诧异不已“不是你亲自来带走了吗”

章节目录

前夫生存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玖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晴并收藏前夫生存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