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峻……彦峻……”</p>

    赵彦峻紧紧的抱着她的头不肯松手,叶子君随手一摸,满手的血,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想挣扎,赵彦峻将她死死的压在身下,枪声又响了一次,过了一会儿,周围又一次的陷入了寂静。35xs</p>

    叶子君已经被吓呆,只能紧紧的抱着赵彦峻拼命缩着不敢动,她还在等着下面的枪声,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却只听到一些嘈杂,近了才知道是凌乱的脚步声。</p>

    “君子,君子……”</p>

    叶子君隐约间听到赵馨颜焦急的声音,然后是车门被打开的声音,可是她却好像畏惧了什么似的,不敢再有下一步的动作。</p>

    最后还是裴宇从另一侧的侧门将压在她身上的赵彦峻扶着坐了起来,叶子君这才出来了。</p>

    她的头上有着刚才玻璃擦出的血迹,她看着晕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赵彦峻,还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p>

    “君子,你先出来,警察和医生已经赶到了。”</p>

    赵馨颜伸出手就拉着叶子君,她伸出手胡乱的抓住赵彦峻的衣衫,却还来不及抓紧,就被赵馨颜拉了出去,她怔愣的望着医护人员训练有素的将赵彦峻抬到担架上。</p>

    她忽然感到掌心里一阵粘稠,拿起来闻得到阵阵腥气,那是真的血。</p>

    “彦峻……彦峻……”</p>

    她惊慌失措的跌跌撞撞的跟着医护人员进了救护车,赵彦峻安静的躺在担架上,没有动静。</p>

    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原本赵暖的双手,如今冷冷的没有丝毫的暖意。</p>

    送到最近的医院并没有话多长的时间,赵彦峻被推进手术室,叶子君一个人在外面的长椅上静静的坐着等待着。</p>

    过了没有多久,裴宇,赵馨颜也赶来了,又过了一会儿,言梓修带着希熙也赶来了。</p>

    叶子君不知道他是怎样找到希熙的,也来不及多想,希熙一看到她,就冲进了她的怀里,低低的哭泣,叶子君却仿佛在一瞬间失了神,眼眶中没有丝毫的神采,只是呆呆的望着“手术中”三个鲜红的大字。</p>

    过了很久很久,手术室的灯熄了,叶子君唰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原本依靠在她怀里的希熙一个猝不及防摔倒在地,赵馨颜见状赶紧快步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扶起。</p>

    医生将纯白的口罩摘下,将一次性手套随手递给身边的护士,他的眼神里有着一丝的遗憾:“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子弹射中了病人要害,病人失血过多,如果24小时之内还还没有醒,恐怕会变成植物人。”</p>

    叶子君的眼前一黑,再无知觉。</p>

    三年后……</p>

    叶子君坐在一辆停在小学学校门口的车子的后座上,随着一阵清脆的铃声,学生们纷纷从教室里结伴走了出来,她远远的就看见了正笑着和朋友说话的希熙。网</a>

    她从车里走了出来,希熙见到她,欢快的冲进了她的怀里,她蹲下身子为她整理有些乱了的衣衫,揉了揉她已经长了很长的细软的头发,然后牵着她的手进了车子。</p>

    “君子,我们今天要去看彦峻吗?”</p>

    叶子君淡笑:“恩。”</p>

    她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径直走进了赵彦峻的病房,他还是毫无生机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丝毫的知觉。</p>

    赵馨颜和赵若安正在照赵着他,看到叶子君之后,他们了然带着希熙走出了病房,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p>

    叶子君坐在病床前,看着他熟悉的脸庞,轻笑:“你怎么还不醒呢?都三年了,梓修一个月后也要出狱了,你再不醒,我就要和他在一起了。”</p>

    赵彦峻还是沉寂着。</p>

    过了好一会儿,她微微轻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还不醒呢?我都快坚持不下去了……我知道错了,我那个时候不应该凶你的……”</p>

    有一滴泪在她的眼角滑过,滴落在赵彦峻的手背上,他的手微微动了动……</p>

    “彦峻,你醒醒好不好……如果你不醒的话……”</p>

    “你要殉情吗?”</p>

    忽然一声虚弱的声音从她的耳边出现,她有些不置信的微微转头看向那个方向,赵彦峻淡淡的笑。</p>

    眼泪夺眶而出。</p>

    赵彦峻有些无奈的轻笑:“怎么还哭呢……你都已经哭了三年了……”</p>

    “你都知道?”</p>

    “恩……我每天都听到你在我的耳边聒噪……这三年里我也梦到很多很多,曾经忘记的事情,君子,对不起,那四年,将你忘记……”</p>

    叶子君已经泣不成声。</p>

    赵彦峻伸出一只手轻轻握住她的手,眉眼轻扬:“老婆,跟我回家吧……”</p>

    下面是赵彦峻和叶子君的儿子赵彻的爱情故事:</p>

    灯火绚烂的酒吧里,不时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p>

    她知道,如果现在她走过去,他一定会甩下那个女人跟她走。从小到大,他都是最疼她的。哪怕是受了一点点委屈,他都会狠狠的替她讨回来。每次她一哭,他就会心疼的抱着她轻哄……</p>

    落落乖,不哭,还有我在。</p>

    还有他在……</p>

    颜雪落无声的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抬起白皙的左手,看着指间闪耀的那枚精致的戒指。网还有他在么?那些话……不过都是儿时的戏言罢了。</p>

    端酒,一杯接着一杯喝掉。不甚清醒的脑袋里全是他的笑容,邪魅的,帅气的,疼惜的,呵护的,玩世不恭的……</p>

    萧重,我是你的什么?</p>

    “美人儿,一个人多孤单。”</p>

    空了的杯子被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拿开,低沉磁性的声音扭到旁边,冲着调酒师道,“给她一杯红粉佳人,我请。”</p>

    雪落白皙的脸孔染上酒意的红晕,眼神有些迷蒙的扭头望去。</p>

    一个顶多只有二十出头的男人,一身纪梵希的手工西装,领口的扣子敞开,露出里面诱人的蜜色胸膛。半长的黑发垂落在肩头,被一条银色丝带松松的束着,无暇俊美的脸孔带着天生的贵气,那一双狭长的凤眸泛着幽深的冷光。</p>

    她有些醉意的呵呵笑着,扯着他的领口啧啧出声,“纪梵希的手工西装,哪个金主送的哦?”</p>

    “女人,你很有胆。”</p>

    脸色由红转青,最终在媲美锅底的黑沉上落定。水汪汪的眼眸转向不远处萧重的位置,那里已经空荡荡的,不见人影。</p>

    她最在乎的男人直到离开都没有发现她……</p>

    一股酸涩的委屈袭上心头,撑着晕沉沉的脑袋,单手掏出手机闭着眼按下那一长串熟悉的数字。</p>

    几乎没过几秒,那边接起,她倔强的小脸上眼眶泛红,“萧重,我……”</p>

    “你找萧?他现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请问哪位?”一个性感慵懒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带着莫名刺耳的感觉。</p>

    心,狠狠的一揪。</p>

    雪落突然觉得,此刻的心疼的比满腹的委屈还厉害,死死的捏着手机,小脸惨白的说不出话来。</p>

    “喂喂?”</p>

    “我找萧重。”</p>

    她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挤出声音,听到话筒那边的女人沉默几秒,然后扬声喊着,“萧,你的电话。”</p>

    颜雪落静静的伫立在酒吧吧台边,脸色惨白惨白的,那股委屈酸涩彷佛麻木。</p>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她熟悉的,她最为喜欢沉迷的声线,低沉的、慵懒的、优雅的、只属于他的声音。明明是她最喜欢的,为什么此刻心底却是一片冰凉的平静,彷佛有什么感觉都快消失一般。</p>

    “喂?”</p>

    电话那头的萧重顿了一下,快速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转为轻快,“落落,你在哪?”</p>

    她捏着电话,一动不动的站着,听着周围吵杂喧嚣的音乐声,彷佛失去了语言的木偶,满脸木然。</p>

    “落落?落落?”</p>

    电话里的声音似乎那么的遥远,他很急吗?他……还会急吗?</p>

    “没事,本来想喊你去吃宵夜。你在忙,就改天吧。”</p>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极为冷静的飘出,甚至……似乎还带着一点她自己也无法分辨的东西慢慢消散。</p>

    有的时候,即使再深刻的感情,也会被一点一滴的磨损掉,如同水滴石穿,总有结束的那一天。当那一天突然来临,她忽然发现,她的心已经麻木的完全感觉不到痛觉……</p>

    萧重彷佛感觉到了什么,他慵懒的语调突然变得极度不安起来,“你在哪里?落落,我去接你。”</p>

    “不用了,有点累,我先挂了。”</p>

    ‘喀啦’一声挂掉电话,她无视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低头在皮包里一阵翻找,将两张大钞拍在吧台上,面无表情的道,“不用找了,剩下的给这位当小费。”</p>

    男人慵懒半眯的眼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倏地低低的笑了,悦耳的如同八音盒的声音飘出,“有意思的小东西……”</p>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大雪,将整个世界妆点的银装素裹。</p>

    沪市着名的富人区里,一幢独门独栋的别墅灯火通明,里面传来轻柔悦耳的音乐声,还夹杂着隐隐的咆哮。</p>

    雪落刚推开大门,就听到里面女人拔尖的声音,“你说什么!?我不同意!柔儿怎么能嫁给那个东西!”</p>

    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快的看不清的情绪,抬脚想要绕过吵杂的客厅,却被女人一口喝住,“站住,回来了招呼都不打一声,有没有教养!?”</p>

    雪落只好停下,垂着头低语,“爸,大妈。”</p>

    “你看看你什么样子,家里的地毯都被你弄脏了!”</p>

    林丽的声音带着冷然,神色满是挑剔的厌恶。</p>

    她看着站在面前的雪落,滴滴答答的水不断的从雪落身上落下,在脚边晕出一个小小的水圈。</p>

    蔚家的管家拿着大毛巾迎了过来,听到林丽的话,微微顿住。然后又看了看那个垂着头的女孩低叹,小声的请示,“夫人,大小姐她……”</p>

    “什么大小姐,柔儿可是在沙发上坐着!”林丽打断管家的话,神色冰冷的瞅着女孩,“颜雪落,你这一身打扮,又去和什么男人厮混了!?”</p>

    管家看了看颜雪落浑身湿透的狼狈,眼眶还红红的,忍不住又开口劝慰,“夫人,这大冷天的,让小姐先进去吧。”</p>

    颜雪落虽然是蔚家男主人的女儿,按年龄来算还应该是大小姐,可偏偏她并非林丽所生,而是蔚家男主人的情妇所生。也因为这个,雪落连蔚家的姓的都没有得到,只跟着母亲姓颜。这颜姓情妇不过只是平凡家庭出身,因为蔚家男主人一次酒后出轨,才有了颜雪落。</p>

    林丽那时刚刚怀上女儿柔儿,知道这个消息后差点滑胎。身为名门大家出身,对于男人养几个情人情妇,林丽是早就有心理准备的。</p>

    可让那女人在她怀孕时登堂入室,这对于自尊心极高的林丽来说,不啻于一个巨大的打击。情人情妇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可如果有了身孕,那就只能迎进门做着二夫人。虽然没有法律效应,却也是切切实实的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怎么都看着气堵。</p>

    而颜雪落的出生更是时时刻刻都提醒着她,自己丈夫的背叛。</p>

    那个情妇生下颜雪落没几年就失踪了,林丽对蔚雪落不闻不问。蔚家的男主人和妻子的婚姻本就有企业联姻的意思在里面,对于妻子心底的疙瘩,他也自然不会多出心思去关爱雪落。</p>

    颜雪落在这样的家庭里,犹如突兀的一个剪影。从小到大,只有青梅竹马的萧重是她生命中唯一的温暖。</p>

    听到林丽的话,雪落沉默了几秒,才慢慢的抬起眼。她的唇瓣微颤,毫无血色的泛白。看到林丽一脸的厌恶和冰冷,她忍不住反唇相讥,“我和谁厮混,不关你的事!”</p>

    “不关!?怎么不关!?你可是马上要嫁人的女人,品行操守就算是装,也要给我在婚前装得玉洁冰清一点!”</p>

    “嫁人?”</p>

    雪落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她才十九岁,嫁什么人?而且她刚刚进门的时候听到他们争吵的不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蔚柔儿的婚事吗?</p>

    “你怎么说也是蔚家的女儿,你爸爸给你谈了件好婚事,嫁入赵氏集团去当少奶奶,吃香喝辣,荣华富贵享受不尽。赵家可就赵彻这根独苗,你嫁过去还算是高攀了!”</p>

    林丽笑了,似乎极为满意这个解决的办法。</p>

    “既然这样,就让蔚家正统嫡出的蔚柔嫁过去好了,我高攀不起!”反应过来的雪落不禁气极。</p>

    赵氏集团,的确是一个放眼全球都赫赫有名的跨国集团。</p>

    更难得的是赵氏集团还是一个古老的名门,多少代累积下来的财力、声望、权势都让其他人望尘莫及。</p>

    但有问题的是这一代的赵家只有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据说体弱多病,性格嗜血暴虐,面目丑陋,所以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p>

    这根独苗的怪病据说活不过三十岁,赵家不想断了香火的话,那只能敢快让独苗留后了。偏偏赵家世代名门,规矩多如牛毛。赵家子孙的母亲人选,也必须是身价良好的女人。嫁过去的女人不但要面对一个一脚踏入棺材的怪病男人,还要活生生的守着下半辈子的活寡。</p>

    </p>

章节目录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润敏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润敏敏并收藏宠妻来袭:老婆,别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