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月转头看向郑尔敏,冷笑道:“哟,郑五小姐这是娇小姐的毛病又犯了?

    唉,郑五小姐,做人呢,得讲理,对不?

    你莫名其妙的跑过来下跪,再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反过来数落我得饶人不饶人。

    我想问问郑五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和着,你说什么,做什么,别人得满脸笑容的应着,顺你着你的意思,让你称心如意了,你才能满意?”

    白如月一连串的问话问得郑尔敏哑口无言。

    站在暖阁门口的江夫人,听了女儿与白如月的对话,急得将手里的帕子揉成团。

    江夫人见女儿答不上来,忙抬步进到屋里,朝白如月福身道:“太子妃,请息怒,敏姐儿她不是这个意思。”

    白如月微微扬了扬下巴,问道:“江夫人说说,郑五小姐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冤枉郑五小姐了?”

    江夫人忙为郑尔敏辩解道:“太子妃,你误会了,敏姐儿今儿过来,就是单纯的想向太子妃道歉。”

    白如月冷眼看着江夫人,“依江夫人的意思,是我冤枉郑五小姐了?”

    江夫人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怎么解释都是错。

    正当江夫人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时,侯府的崔老夫人与郑夫人进来。

    江夫人转身见到郑尔岚,像看到救星一般,忙说道:“岚姐儿,你帮帮敏姐儿,好不好?敏姐儿她知错了,今儿特意过来向太子妃道歉。”

    严敏看不下去了,接过话来,说道:“江夫人说话很有意思。”

    江夫人转头看向严敏,问道:“大皇子妃,此话怎讲?”

    严敏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说道:“这儿是李府,明儿是八小姐大婚的好日子。

    郑五小姐到李府来找太子妃道歉,这算是怎么回事?

    郑五小姐是想给太子妃脸色看,还是想给八小姐难堪?

    还是江夫人觉得郑五小姐做得恰当?

    好吧,郑五小姐道歉就道歉了。

    太子妃都让她起来说话了,她还咄咄逼人的责问太子妃。

    郑五小姐觉得太子妃怠慢她了,她很委屈,所以才不依不饶责问太子妃,对吗?

    这是郑五小姐道歉的态度?

    屋里的对话,江夫人在门口听得很真切吧?

    江夫人进到屋里,开口就是太子妃误会郑五小姐了。我想问问江夫人,什么叫误会?

    太子妃误会郑五小姐什么了?

    太子妃对郑五小姐说,她原不原谅,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郑五小姐自己能想明白,别再执迷不悟,还让郑五小姐以后好好的过日子。

    太子妃分明是一片好心。

    可江夫人与郑五小姐一副委屈状是从何而来?

    就郑五小姐敢冲着太子妃嚷嚷,就是大不敬。

    太子妃可以直接杖毙她!

    谁给郑五小姐的胆子?是你这个为娘的?那便一起责罚。”

    严敏的声音不大,却句句听得江夫人与郑尔敏心儿颤。

    江夫人与郑尔敏双双跪下身去,求情道:“大皇子妃饶命,太子妃饶命。”

    江夫人声音打颤的说道:“我与敏姐儿后日动身去秦凤路的老宅,往后不再回京了。

    在离京前,敏姐儿想向太子妃道歉。

    可我们进不了宫,想着太子妃与八小姐交好,八小姐大婚,太子妃可能会来。

    于是,我带着敏姐儿过来。我们过来,真的只是想向太子妃道歉。

    都怪我不好,没有教好敏姐儿,让敏姐儿养成了娇纵的性子。”

    “看在大嫂的面上,我不追究了。你们起来吧,既然要回秦凤路,早些回去收拾行李吧。”

    白如月想着今儿小荣儿大喜的日子,加上自己有身孕,她不想过多与江氏母女纠缠。

    江夫人听了白如月的话,愣了一下。

    她以为,白如月抓住机会让责罚敏姐儿,或者,让她与敏姐儿难堪。

    郑尔岚见江夫人怔忡的看着白如月,知道江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心里不由得对江氏一阵鄙视。

    开口提醒道:“二婶,太子妃说不追究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江夫人回过神来,拉着郑尔敏站起身来,朝白如月福了福身,转身退出房间。

    李锦荣看着郑尔敏的背影,问道:“岚姐姐,她们真的要去秦凤路?”

    郑尔岚点点头,“嗯,二叔已经辞了公务,带着二房回秦凤路。”

    吴静接过话来说道:“看江氏的样子,像是有些悔悟。绥宁伯府的二房能去秦凤路,对他们一家来说,应该是好事。郑大老爷的伤好些了吗?”

    当初绥宁伯府走水,郑大老爷被屋梁砸下来伤了腰。

    郑尔岚苦笑着摇摇头,“阿爹的腰椎被房梁掉下来砸断了,哪里还好得了?

    请遍京城大小大夫,连宫里的太医都请遍了,没有一个能治的。

    多亏秦大夫隔几日去施一回针,才能保持现状。”

    吴静点头道:“也是,大夫也是人,又不是天上的菩萨,哪里是什么病都能治。大嫂你要想开些。”

    郑尔岚叹口气,点头道:“嗯,阿爹能有一口气在,我已经很感激了,哪敢奢求太多?”

    白如月知道郑尔岚说的是真心话,郑大老爷只要有一口气在,郑绍衍就不用丁忧。

    郑绍衍所在的吏部,可是六部之首。

    如今,朝中的局势,唐大儒递了乞骸骨后,太子太师的职务空了出来。

    皇上有意点阮卓然为太子太师。

    阮卓然若是做太子太师了,吏部尚书一职便空了出来,吏部从上至下将有大调整。

    郑绍衍这些年表现卓异,很有上的长升的可能。

    关键时期,若是丁忧三年,损失可想而知。

    所以,齐夫人想尽办法,也要让郑大老爷活着,哪怕只有一口气吊着,也得拖过这一年。

    吴静安慰道:“大嫂也别担心,郑大老爷伤到腰椎,只是站不起来,从而行动不便,整日需在床上躺着,生活不能自理,多安排些下人照顾就好了,其它应该没有大碍。”

    郑尔岚叹口气,“唉,阿娘到处请医问药,希望能治好他,让他重新站起来。”

    大皇子妃跟着叹气,“苦了齐夫人!劳心劳力,唉,做女人不容易。”

章节目录

重生之商女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禾木火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木火每并收藏重生之商女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