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时分,万物尚未复苏,招虎山上草木萧萧,唯有松柏长青。35xs寒风吹过林间,犹如万马嘶啸,久久不息。招虎山并不大,也不高,不过草木甚为密集。在萧瑟的山林中,有一个瘦小单薄的身影,沿着被荒草盖住的蜿蜒山路,一步一步地走着。



    男孩心里很害怕,脸上泪水交织,冷风阵阵吹来,小脸都冻皲了。山路难行,男孩又冷又饿,心里满是悲伤,浑浑噩噩不知走了多久,更不知走出了多远,终于下了山。



    原来那“啸山王”与众道人打斗之时,山间野兽俱都前去观望,后来啸山王逃走,群妖被杀,野兽们也都惊骇之下四散逃蹿,故而男孩得以有惊无险的走出招虎山。终于再次踏上平地,男孩心中一阵后怕,刚刚平静下来,忽然见地上一个黑影越来越大,惊恐之下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大雕。男孩又冷又饿,况且身单力薄,哪有力气反抗?直接被大雕用双爪揪住厚厚的破棉袄带向空中。天空广阔无边,男孩只觉得自己耳边风声更响,寒冷之意更盛,心道今日定是必死无疑了。



    那大雕本在距此地西北五百多里的一座山中,只因天寒,万物尚未苏醒,无处觅食。漫无目的地往南飞了许久,一无所获。见来到招虎山范围,心知这山中有一群妖怪,不敢犯险,便打算归巢。想起巢中幼雕嗷嗷待哺,不免一阵悲伤,却见这个男孩从招虎山上下来,一阵兴奋,便一个俯冲抓住了他。然后振翅高飞,往北飞了三百多里,眼见快到家了,却听见几声悠远的鹤唳传来,心中大惊。转身望去,见到两支只仙鹤震着翅膀向自己飞来。大雕心中恐慌,忙不迭地将男孩从半空丢下,用力拍打着翅膀仓皇逃窜。



    从半空掉落的男孩一阵惊呼,却见一只仙鹤本来还在二里开外,转眼来到自己眼前,张开大嘴一口衔住自己缠腰的麻带,翅膀又是一振,稳稳地停在空中。而另一只仙鹤似乎有些恼怒,冲着逃走的大雕尖叫几声,却没有追赶,一抖双翅飞了过来,与这只仙鹤汇集在一起。



    男孩茫然无措,任凭它们带着自己飞在空中。飞了一阵子,双鹤落下,将男孩放在地上,飞走了。只此一日,男孩经历良多,颇有劫后重生之感,起身看看,原来此处是一座岛,四周皆是茫茫大海,不由目瞪口呆,却不知那仙鹤为何要将他带到此处。他心中凄苦,迈着酸软的双腿,毫无目的踱着步子,也不知道能走到哪去。走了大半晌,已经筋疲力尽,却见眼前一条小路,小路的尽头有一座山门,心中顿时生起一点希望,咬牙坚持着走到了山门之前,见山门两侧各有一行字,一眼看过,却只认识“月”、“三”两字,正欲细看,却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晕倒在门前。



    不知过了多久,男孩终于悠悠转醒,却见自己躺在一张干净舒适的木床上,旋即起身,只见这是一间偏房,地上是一层干净的木板,周围是四堵白亮的围墙。墙边有一只香案,袅袅香烟飘来,让人心旷神怡。在床头不远,有一张小桌,桌上有一叠衣物,桌旁有一把木凳,凳上坐着一个人,年纪不大,却唇红齿白目如流星,穿一身淡灰色道袍,头上扎着两个小鬏,只显得整个人灵气四溢,只道是说书人口中那仙人身边的童子。



    那童子见男孩醒来,咧嘴一笑,张口吐出的声音清脆悦耳:“你醒啦?那我先回避一下,你把衣服穿好,我再回来给你打扮一番。”说着一指桌上的衣物,也不待男孩开口,转身出去了。



    那童子出了门,男孩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身洁白干净的睡衣,解开衣扣,才知道身子也已经清洗过了,不由一阵诧异。回过神之后再取过桌上那一叠衣物,见样式与方才那童子身上的衣服差不多,虽然称不上华丽,却是整洁干净,崭新无比。他何曾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心里爱惜,不停地摩挲。爱惜了良久,才犹如梦醒,脱下身上的睡衣,换了衣裳。端坐在床边,等待着那童子。



    不多时,童子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笑道:“来,我且给你把头发梳洗一下。”<

章节目录

苍生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雁秋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秋离并收藏苍生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