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孤儿院长大的莫言,对婴儿孩童的啼哭声习以为常,她还常常安慰这些孩子们,而将这些孩子遗弃的人,莫言觉得不可原谅,但是院长跟妈妈说或许很多人都有难言之隐,又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没有父母一开始就愿意做恶人的,即便他们做了最坏的决定,当然也有因为良心受到谴责的父母再回来找寻儿女,也有那些愿意收养孤儿的夫妇们,莫言面对他们都会是善意的微笑以及美好的祝福,她一直认定自己将来若有了孩子一定会善待孩子,做个像妈妈一样的好母亲。命运总是这般作弄人,她的第一个孩子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还在昏迷之中的她,听到了婴儿啼哭声,久久不能停歇。莫言被折磨到抱头哭喊,“不要再哭了!不要再哭了!求求你停下来吧!”无论她怎么求饶,婴儿还在啼哭,根本不能停止。“殿下!殿下!殿下!”春意的声音清晰入耳,莫言在噩梦之中苏醒,她看着眼前的春意,这才明白她刚刚只不过是在做梦。

    屋内烛火摇曳,火光照在春意的脸上,莫言看着她才逐渐平复。床边还有玉娘陪伴着,她看到人醒来后就拍了拍春意的肩,示意她好好照顾殿下,就行礼出去了。莫言抱着春意,声音还充斥着哭腔,“我不想再听到了,不要再哭了。”春意轻轻拍她后背,“殿下不要害怕,春意就在这里陪着你,没有人哭,没有人会来打扰你。”过了片刻,莫言才恢复往常,她刚刚做了个噩梦,而这个噩梦的源头——抚摸着小腹,腹中是一个小生命,但这个小生命却让她无法接受。春意以为殿下是饿了,“殿下可是饿了?玉娘去煮热粥了,一会儿就可以送来给殿下喝。”她根本不知道二人在屋内说了什么,只知道是发生了争吵,等到她进屋以后看见饭菜打翻,碗碎了一地,而陛下就在床边为殿下掩上被褥,再让她和玉娘照顾她。其实作为一个人微言轻的丫鬟,她是没有资格批判主子如何如何,但这一次她却有责备殿下的心思,春意认定陛下对殿下已经是照拂有加,温柔细心,究竟殿下还有何不满?

    看着殿下恢复得差不多了,春意反复犹豫,刚想开口,就被推门而来的玉娘给打断了,玉娘仿佛看出她有话要说,只给了个眼神,春意将话咽下,给玉娘腾了位置就起身离开。玉娘端着热粥,吹散热气,想吹吹凉。“殿下,饿了吧?喝点热粥垫垫吧。这三更半夜的,饿着肚子也不好受。”莫言嘟着嘴,就是不肯喝粥。玉娘将粥舀起,送至她嘴边,“快喝吧,就算你不饿,这肚子里的孩子也要饿的。”“玉娘,你知道了?”“恩,陛下已经告诉奴婢了。”

    莫言拿过玉娘手里的碗,你个刘协看起来嘴巴不大,但嘴还真快啊。假装这碗粥是他刘协本人,她就很快有食欲,并且喝得见底,擦擦嘴角将空碗递给玉娘,“谢谢玉娘。”玉娘将碗放置在一旁,“你要谢的人并不是我,应该是陛下。”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抹去,“眼下陛下不在这里,玉娘与殿下都是女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告诉我,不要憋在心里。”

    再坚强的人面对此情此景都会卸下防备,莫言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抱着玉娘诉说她所遭遇的一切。“我被奸人所害,我不从他便灭我口,若不是玉娘所救,我也不会在这里了。”“哭吧哭吧,玉娘知道这会儿是不能阻拦你的,否则只会更不好。”

    “……我恨他!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杀了他来泄恨!”“那么是谁……?你可以告诉玉娘,也可以跟陛下说,让陛下为你做主。”

    “我不能说……但是这件事我会当做一生羞辱不会忘记,所以这个孩子不能留,绝对不可以留。”“好,殿下不愿说玉娘也不会再问。但是殿下有没有想过,你执意堕胎,但其实跟那个人没有任何区别,一样是杀害人命,而且还是条还未出生的人命。这个孩子已经有两月了,若是堕胎药的药量把握不好,殿下与孩子都很有可能命丧黄泉,玉娘知道殿下是为了自己的颜面尊严,可既然活了下去,又为何要去以身试险?何况殿下做决定之前有没有问过腹中孩子的意见?”

    “我……”玉娘的言行还是如往常一样亲切,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深深刺在她心中,让她一下子失了方向,原本很坚定的心却动摇了。她说的没错,如果执意要堕胎,她自己也是个杀人凶手,再者以这个时代的医学水平,这药下去保不准她命也跟着没了,命没了就算回到了现代也是嗝屁了吧。可不打孩子,难不成真的要把孩子生下来?

    “玉娘逾越了,请殿下降罪于奴婢,但奴婢的话皆是为殿下所虑。”玉娘话刚说完,想要跪首谢罪时,莫言拉住了她,“玉娘不必如此,这里又没有外人,不用守这么多规矩,在我面前不要奴婢奴婢的,我不爱听。”

    玉娘紧紧握住她的手,感恩之情溢于言表,“殿下如此说,那就让玉娘斗胆再说一句。”“说吧。”

    “不论殿下之前经历过什么,但殿下既已嫁给陛下,那就是大汉之后。殿下失去贞洁若让他人知晓,就算陛下想要护殿下,恐怕也是覆水难收。陛下没有追究此事,已是最大的仁慈,若是殿下要堕胎,这事就难保会泄露,殿下、春意、伏将军与其府上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

    玉娘所说之话不无道理,在古代女子贞洁有多重要她不是不知道,如果她出了事所有人都会被牵连……而刘协却没有因此迁怒于她,甚至没有顺从她的意见而选择送上堕胎药。这个刘协,他不在乎他的新婚妻子并非完璧之身?甚至腹中都有了孩子?他会这么善良吗……莫言你在想什么,谁是他的妻,伏寿才是他的妻!我是莫言,不是伏寿!

    “

章节目录

莫言,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冷幽然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幽然S并收藏莫言,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