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殷红衣裙,头挽盘桓髻,除了有凤纹金钗外,另有小巧别致的珠花银簪做以点缀,薄施粉黛,莫言盛装前往清宴宫。

    一同随行的还有玉娘、春意,椒房殿的内侍与侍女。春意看着莫言逗弄皇长子的模样,让她忍不住回想起莫言执意不肯入宫的的时候,当真是倔强率直的少女。可如今的她,时常表现出温柔的一面,从少女变成母亲的她,倒真是有几分母仪天下的风范。

    “殿下为何带皇长子来清宴宫呢?他还这么小,若不小心在宴席上哭闹了,总是不妥的。一场宴席,殿下何必盛传出席?”

    春意在莫言身后嘀咕,或许太过疑惑,她没有刻意说得太小声。莫言在清宴宫台阶前停下,对守在门外的内侍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通报。

    “第一,我把承儿带来这里,是因为想让他看看何为忠诚名将,就当是‘学前教育吧’。他现在吃饱喝足,暂且不会哭闹,若真的哭闹了,玉娘带回椒房殿便好。第二,我既然是一朝之后,应是‘言行得当,恰如其分’,皇后尚且如此,何况陛下呢?”

    玉娘闻之微微一笑,春意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莫言就先行踏入了清宴宫内,春意只得赶紧跟上脚步。

    莫言一眼就看到了关羽对着刘协举起酒樽一饮而下,同时他拱手行礼道“臣谢陛下圣恩,不嫌臣身份低微。”

    刘协正要让关羽不必多礼的时候,莫言缓缓走到中央,因抱着刘承,行礼不便,只得微笑道“妾身见过陛下。”玉娘、春意亦是行礼,剩余的内侍与侍女被莫言留守在门外。刘协显然并未猜到她会来此,还带着刘承一同前来。既如此,他也不便多说什么了,只得让莫言坐于一旁。

    莫言注意到刘协的疑惑神色,她早已准备好说辞,轻松回答“承儿在椒房殿内哭闹许久,任凭怎么哄就是无法安静,仔细想来,许是太久未见陛下了,所以妾身抱着承儿去承光殿找陛下,可陛下不在,妾身就猜陛下是不是在清宴宫,谁曾想都快走到这里了,承儿竟不闹了。所以妾身斗胆,就带着承儿来此了。不知妾身是否打扰了陛下与这位……”莫言故作较弱,楚楚可怜状,还装作不认识眼前的关羽,莫言此举让身后的春意有些愣神,这殿下今日是怎么了,一反常态,春意不明白她是何意。

    刘协挑眉看向莫言,眼神之中的疑惑不过转瞬,接着又看了玉娘一眼,玉娘从莫言手里接过刘承,与春意一同站于他们的身后。刘协伸手轻轻触碰莫言的手背,眼神再次转向了坐席上的关羽。“关将军,这是朕的皇后伏氏以及刚诞生的皇长子刘承。”

    关羽起身,在中央重重跪首行礼,“臣关羽见过皇后与皇子。”“将军起身,今日朕为你设宴,就不必拘礼了。”即便眼前的陛下这般说,关羽依旧拘谨守礼,尤其是他的视线从未往皇后这边移过,莫言心中暗叹一句,真不愧是关羽,征战杀敌之人却不失君臣礼节。莫言趁刘协不注意,给眼前的酒樽倒上满满一杯,春意险些要阻拦她,不过却被她抢先一步拽了衣角,春意半信半疑缩回了手。

    “将军之前可曾有皇叔的消息?皇叔的下落,朕甚是担忧。”刘协面露难色,看起来不像是逢场作戏,确有几分担忧关怀,莫言边吃菜边看他们你来我往,难道此前的“衣带诏”,刘备确实参与了?有幸逃脱一难,该说是刘备的福分还是曹操的“定时炸弹”呢?谁让曹操当时不听郭嘉谏言,这会儿不就让刘备钻了空子。

    “丞相派人四处打听大哥的下落,可回复的消息不是大哥身亡就是行踪不明,始终没能听到大哥安然无事的消息。羽与二位嫂嫂日夜期盼,就是希望能早日找到大哥,如今……羽又不能亲自打听大哥下落,如坐针毡,心中百般不安。丞相待臣恩重,可与大哥三弟盟誓在先,羽又怎能背信弃义?此番征战官渡,只为报知遇之恩。纵使眼前恩赐如山,羽不能从之,若不幸战死,亦是不违背当日的盟誓。”

    “关将军之言,朕明白。你与皇叔有盟誓在先,日月可鉴。朕相信皇叔一定信任于你,皇叔的心腹不多,可个个都像将军这般忠肝义胆,不曾背离。如今将军身陷囹圄,朕感同身受。朕看得出关将军非常人能及,武艺出众,又不失运筹帷幄。他日,将军定能走出困境,寻得皇叔。若……到了那时,关将军与皇叔可否助朕一臂之力?这天下如黑白博弈,若少局中一子,朕赢不了。将军是有能之人,朕少了你与皇叔,破不了棋局。将军即便不能破冰,也可为朕为皇叔笼络人心,朕与皇叔皆姓刘,生于汉室,朕信他,就像皇叔信你一般。有幸走出残局,请将军为朕,为汉室扫荡阻碍。一切皆由将军定夺。”

    刘协语气沉重,像是斟酌许久的感言,他拿起酒樽向着关羽一饮而尽。莫言闻此,差点被菜噎住,捂住嘴咳嗽了几声,她知道刘协放不下汉室,想要好言拉拢关羽,可是刘备他就这么信任吗?莫言从不认为刘备是个真君子,即使刘备确实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品德,可刘备逃亡弃妻儿是真,在刘协禅位给曹丕后不也是称帝了?莫言读三国时,就觉得刘备虚伪,不如曹操来得真切。可穿越到了这里,发生了这么多事,莫言对三国的认知也发生了改变,她憎恨曹操的残酷冷血。

    清宴宫内寂静一片,除了莫言刚刚的咳嗽声,所有人皆不敢发出任何声响。莫言趁此间隙,从发髻上拿下珠花银簪,偷偷藏于衣袖中,假装丢了银簪,柳眉一皱,惊叹出声“不好。”

    刘协侧目看她,问道“怎么了?”莫言俯身行礼,道“回陛下,妾身发髻上的银簪不见了,想来应该是路上不小心落下的。妾身能否让春意出去找找?”

    “不过是普通的银簪,不必特意找寻了。”

    “这支银簪是陛下赠予妾身的,妾身一直很喜爱,若就这么放弃了,一来愧对陛下的厚爱,二来明明知道它就在宫内丢失的,却故意不找,不是很可惜吗?只要它还在宫内,它就得回到妾身的身边。陛下,妾身说得对吗?”莫言调皮眨眼,意在提醒刘协。

    “难为你有

章节目录

莫言,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冷幽然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幽然S并收藏莫言,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