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儿,晏清突然好像有心事?

    冯自成和苏晋自然看出来了,他看向苏先生点了点头示意,拿着书画上了二楼。

    苏晋和晏清相携走到了柜台内,她说出心事道:“文杰去了十坡村有几日了,不知可采摘到了天山雪莲?”

    苏晋一听他娘子在担心此事,不免也担虑起来,但一想到史兄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智谋过人,定能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他劝慰他娘子道:“娘子不必多虑,说不定史兄已经在回来的途中了,他何曾让欣容失望过”

    苏晋一听他娘子在担心此事,不免也担虑起来,但一想到史兄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智谋过人,定能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他劝慰他娘子道:“娘子不必多虑,说不定史兄已经在回来的途中了,他何曾让欣容失望过”

    “嗯嗯!”晏清点点头放下心,笑道:“夫君说的是!这次方夫人来岚安,我看的出,她并非刻意刁难史兄。只要史兄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以表对欣容妹妹的真心,也就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此时,画馆只剩下三五画客还尚在观赏着书画,暂且没有打算走的意思。

    晏清让青松先回了府,由下了楼的冯叔看守柜台内,她去给孩子们做饭。

    酒儿和贞儿一见师娘进了后堂,她们也连跟了进去帮忙。

    戌时一刻。

    晏清做好了饭,让孩子们先吃了,而她和夫君,还有冯叔等李婶回来一起用饭。

    李婶子合不拢嘴,高兴道:“若说福气这事儿,能遇见你和苏先生,何尝不是我的福气。好了,那我就去寺里了”

    “好!天快黑了,李婶早去早回!”晏清亲热的说道,笑着目送李婶出了门。

    苏晋送走罗吏头回来,与他娘子照应了几句,便招待画客去了。

    夜幕降临,外面天寒地冻甚是刺骨。李婶子去了三祖寺还没回来,孩子们饥肠辘辘的坐在堂内围着桌子猜谜。

    说到这儿,晏清突然好像有心事?

    冯自成和苏晋自然看出来了,他看向苏先生点了点头示意,拿着书画上了二楼。

    苏晋和晏清相携走到了柜台内,她说出心事道:“文杰去了十坡村有几日了,不知可采摘到了天山雪莲?”

    苏晋一听他娘子在担心此事,不免也担虑起来,但一想到史兄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智谋过人,定能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他劝慰他娘子道:“娘子不必多虑,说不定史兄已经在回来的途中了,他何曾让欣容失望过”

    苏晋也笑道:“明日储府的书画也要送去府上,正好走一条道上,冯叔,明日我们一同去”

    “呵呵!如此再好不过了!”冯自成高兴的道。

    说到这儿,晏清突然好像有心事?

    冯自成和苏晋自然看出来了,他看向苏先生点了点头示意,拿着书画上了二楼。

    苏晋和晏清相携走到了柜台内,她说出心事道:“文杰去了十坡村有几日了,不知可采摘到了天山雪莲?”

    李婶子合不拢嘴,高兴道:“若说福气这事儿,能遇见你和苏先生,何尝不是我的福气。好了,那我就去寺里了”

    “好!天快黑了,李婶早去早回!”晏清亲热的说道,笑着目送李婶出了门。

    苏晋送走罗吏头回来,与他娘子照应了几句,便招待画客去了。

    夜幕降临,外面天寒地冻甚是刺骨。李婶子去了三祖寺还没回来,孩子们饥肠辘辘的坐在堂内围着桌子猜谜。

    此时,画馆只剩下三五画客还尚在观赏着书画,暂且没有打算走的意思。

    苏晋一听他娘子在担心此事,不免也担虑起来,但一想到史兄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智谋过人,定能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他劝慰他娘子道:“娘子不必多虑,说不定史兄已经在回来的途中了,他何曾让欣容失望过”

    “嗯嗯!”晏清点点头放下心,笑道:“夫君说的是!这次方夫人来岚安,我看的出,她并非刻意刁难史兄。只要史兄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以表对欣容妹妹的真心,也就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嗯!”苏晋握住他娘子的手。

    “李奶奶回来啦!”岚兰奶声奶气高兴的道。

    此事一明朗,李婶子也无过多担虑了,她笑着道:“小清啊!我们就是太好说话了,心肠好,好人总会有好报的。那我现在去趟三祖寺取回白绫给烧了,那一盆猪血也该倒了,看着心上总七上八下的不舒坦”

    晏清听了笑了笑道:“婶子去吧!就是难为你了,一直为我和夫君操劳!能有这份福气,已经是老天给我们最好的回报了”

    李婶子合不拢嘴,高兴道:“若说福气这事儿,能遇见你和苏先生,何尝不是我的福气。好了,那我就去寺里了”

    此事一明朗,李婶子也无过多担虑了,她笑着道:“小清啊!我们就是太好说话了,心肠好,好人总会有好报的。那我现在去趟三祖寺取回白绫给烧了,那一盆猪血也该倒了,看着心上总七上八下的不舒坦”

    晏清听了笑了笑道:“婶子去吧!就是难为你了,一直为我和夫君操劳!能有这份福气,已经是老天给我们最好的回报了”

    李婶子合不拢嘴,高兴道:“若说福气这事儿,能遇见你和苏先生,何尝不是我的福气。好了,那我就去寺里了”

    “好!天快黑了,李婶早去早回!”晏清亲热的说道,笑着目送李婶出了门。

    苏晋送走罗吏头回来,与他娘子照应了几句,便招待画客去了。

    晏清听了接过书画看了,想起来了笑回道:“那日魏府来人传话说方夫人来岚安了,欣容和文杰匆匆回了魏府,此幅画还没来及画成,我拿了准备接着画,又一时搁忘了,今日才想起来,却不知道王先生和文杰约好一事。冯叔依你看,明日再给王先生送到府上去?”

    “好!那我明日送过去!”冯自成拿回了书画收好笑道。

    夜幕降临,外面天寒地冻甚是刺骨。李婶子去了三祖寺还没回来,孩子们饥肠辘辘的坐在堂内围着桌子猜谜。

    此时,画馆只剩下三五画客还尚在观赏着书画,暂且没有打算走的意思。

    晏清让青松先回了府,由下了楼的冯叔看守柜台内,她去给孩子们做饭。

    酒儿和贞儿一见师娘进了后堂,她们也连跟了进去帮忙。

    说罢!苏晋送罗吏头出了画馆。

    此事一明朗,李婶子也无过多担虑了,她笑着道:“小清啊!我们就是太好说话了,心肠好,好人总会有好报的。那我现在去趟三祖寺取回白绫给烧了,那一盆猪血也该倒了,看着心上总七上八下的不舒坦”

    晏清听了笑了笑道:“婶子去吧!就是难为你了,一直为我和夫君操劳!能有这份福气,已经是老天给我们最好的回报了”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就不知可受听?”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李奶奶回来啦!”岚兰奶声奶气高兴的道。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就不知可受听?”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嗯嗯!”晏清点点头放下心,笑道:“夫君说的是!这次方夫人来岚安,我看的出,她并非刻意刁难史兄。只要史兄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以表对欣容妹妹的真心,也就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嗯!”苏晋握住他娘子的手。

    “李奶奶回来啦!”岚兰奶声奶气高兴的道。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就不知可受听?”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就不知可受听?”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苏晋一听他娘子在担心此事,不免也担虑起来,但一想到史兄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智谋过人,定能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他劝慰他娘子道:“娘子不必多虑,说不定史兄已经在回来的途中了,他何曾让欣容失望过”

    “嗯嗯!”晏清点点头放下心,笑道:“夫君说的是!这次方夫人来岚安,我看的出,她并非刻意刁难史兄。只要史兄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以表对欣容妹妹的真心,也就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嗯!”苏晋握住他娘子的手。

    “李奶奶回来啦!”岚兰奶声奶气高兴的道。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就不知可受听?”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李婶子看了看苏先生和小清道:“上次入狱皆是因帮着祁三夫人的忙引起的,婶子无非想劝你,从今儿后,你只管好好养好着胎,其余的事儿,一概都别管了”

    “无碍!”画客见识了苏夫人深明大义,纷纷对她钦佩不已,此事若发生在他们身上,绝无退还银两一事,更何况那妇人还做了对鸿雁堂不利之事。

    “多谢各位理解!”晏清谢了他们,拿着银子走出了柜台,来到伍夫人面前道:“这是二十两,下个月的今日,你再来取二十两。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希望伍夫人以后别再做伤害画馆的事,我尚还怀着宝宝,着实经不起惊吓”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李婶子看了看苏先生和小清道:“上次入狱皆是因帮着祁三夫人的忙引起的,婶子无非想劝你,从今儿后,你只管好好养好着胎,其余的事儿,一概都别管了”

    “原来是这事儿!”晏清感动之余,一口答应道:“好!就听婶子的”

    说着,俩儿牵着走到桌边,冯自成和苏晋也一道围桌而坐陪孩子们吃饭。

    饭后。

    在李婶子的陪同下,晏清带着孩子们先回去了私塾,画馆内留下苏晋和冯自成想多作画几幅再走。

    晏清听了笑了笑道:“婶子去吧!就是难为你了,一直为我和夫君操劳!能有这份福气,已经是老天给我们最好的回报了”

    李婶子合不拢嘴,高兴道:“若说福气这事儿,能遇见你和苏先生,何尝不是我的福气。好了,那我就去寺里了”

    “好!天快黑了,李婶早去早回!”晏清亲热的说道,笑着目送李婶出了门。

    苏晋送走罗吏头回来,与他娘子照应了几句,便招待画客去了。

    夜幕降临,外面天寒地冻甚是刺骨。李婶子去了三祖寺还没回来,孩子们饥肠辘辘的坐在堂内围着桌子猜谜。

    “嗯嗯!”晏清点点头放下心,笑道:“夫君说的是!这次方夫人来岚安,我看的出,她并非刻意刁难史兄。只要史兄顺利采摘天山雪莲回来,以表对欣容妹妹的真心,也就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嗯!”苏晋握住他娘子的手。

    “李奶奶回来啦!”岚兰奶声奶气高兴的道。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不知可受听?”

    李婶子看了看苏先生和小清道:“上次入狱皆是因帮着祁三夫人的忙引起的,婶子无非想劝你,从今儿后,你只管好好养好着胎,其余的事儿,一概都别管了”

    “好!”晏清感动之余,一口答应。

    说着,几人围桌而坐陪孩子们吃饭。

    饭后。

    在李婶子的劝导下,苏晋和晏清带着孩子们早些回去歇息了。

    李婶子拍打两下身上的灰尘,笑着走进了画馆,经过孩子们身边轻抚了岚兰的头,来到小清面前道:“那白绫我已经烧了,想必不会带给画馆什么晦气了,小清啊!婶子想劝你一句,不知可受听?”

    “婶子请说!”晏清心知婶子事事为她思虑周全,就算是想劝她的话,定也是为了她好,她接着道:“只要是婶子说的话,自然受听”

    李婶子看了看苏先生和小清道:“上次入狱皆是因帮着祁三夫人的忙引起的,婶子无非想劝你,从今儿后,你只管好好养好着胎,其余的事儿,一概都别管了”

    “好!”晏清感动之余,一口答应。

    说着,几人围桌而坐陪孩子们吃饭。

    饭后。

    在李婶子的劝导下,苏晋和晏清带着孩子们早些回去歇息了。

章节目录

寒门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簿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簿言并收藏寒门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