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三殿下。”蒋夫人见得三皇子近前来,连忙屈身见礼。

    谢安澜稍缓了一下,也是朝着来人见礼。

    欢颜和蒋青青见状,便是知道眼前的这位定然就是三皇子殿下了。欢颜屈身下拜的时候,匆匆瞧了那三皇子一眼,身为皇子,气势的确是不同,只是神情中也带着几分倨傲,大有我为主宰的架势。

    而同样出身显贵的谢安澜,却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倨傲。他气质清贵,虽然也让人感觉难以靠近,但并非因他倨傲,觉得旁人低他一等,而是让人感觉他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免礼起身吧。”三皇子开口,眼睛却是直直盯着蒋青青的。

    蒋青青一抬起头就撞进他研判的目光里,据后来蒋青青跟欢颜所说,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给一头待宰的母猪估价。

    欢颜知道蒋青青肯定是夸张了些,不过意思差不多也就这样,那三皇子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会耽于感情之人,他既然打算娶青青,肯定是要先好好评估一番的。

    那三皇子见众人都起身之后,将目光从蒋青青的身上收回,先是看向了谢安澜,一脸笑意亲和地问道“奕世子觉得此处如何”三皇子此次特意邀谢安澜同来,就是要拉拢他的意思。

    定安王府在大顺地位特殊,其他皇子想要拉拢,却也犹豫不定。

    但既然之前奕世子已经找过自己,有要支持自己的意思,向来将他以及定安王府拉到自己这边,应该不是什么难题。

    只是上一次自己的犹豫,惹了这位奕世子不悦,所以三皇子也有趁着此次避暑游玩来安抚谢安澜,同他拉近距离的意思。

    谢安澜面上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环视了一下四周,淡淡开口道“幽静凉爽,风景也不错,的确是个好地方。”

    “这里的厨子手艺也不错,待会儿世子要好好尝尝。”

    言罢,又是转而看向蒋青青和她母亲,“蒋夫人,前面准备了些茶点,不如我们过去那里说话”

    蒋青青的母亲,见谢安澜和欢颜他们都是年轻人,只有自己一个长辈也不好过去凑热闹,便是开口道“你们年轻人说话,我就不过去了。”说罢,只见她悄悄地拉了一下蒋青青的衣袖,用警告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面上却是笑着轻声叮嘱,“你去跟三殿下他们一起吧,母亲等会儿再来找你。”

    蒋青青应了一声,便是随着三皇子还有谢安澜和欢颜一起往前面的方向走去。

    三皇子心道这还真是凑巧了,奕世子的朋友,就是蒋小姐的同窗,正好蒋小姐刚回京没几天,在京城里也没有什么要好的小姐,有这位顾小姐在,倒少了几分尴尬。

    三皇子走在前头,带着谢安澜他们三人在水榭之中坐下,里头已经布置好了瓜果和点心。

    待坐下之后,那三皇子便是开口询问谢安澜道“你们三个在北於是怎么认识的”

    虽然是在跟谢安澜闲聊,但这位三皇子的眼睛却一直在往蒋青青的身上打量。

    见她螓首低眉,一副温顺柔美的样子,心中很是满意。自己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个,聪慧温柔,有才有貌的女子,蒋小姐完全契合自己的要求。等回去之后,就可以奏请父皇赐婚了。

    谢安澜只道三皇子的心思都在蒋青青的身上,但既然他已经开口问了,也只得将他给敷衍过去。

    谢安澜对外只说是去北於养病,并未提及在衡华苑念书的事情,故而此时他也只是含糊其辞,并未将他们认识的经过全盘托出。

    不过三皇子此时也并不在意谢安澜究竟说了什么,他是越看蒋青青越觉得满意,除了方才的那些,现在看这情况,还要再加上一条,这位蒋小姐跟奕世子的关系不错,若是娶了她,对于拉拢定安王府这件事说不定也有所助力。简直是一举两得。

    蒋青青被三皇子这么盯着,心中却是打起鼓来,糟了,看样子这三皇子对自己还挺满意的。

    心中暗一咬牙,蒋青青隔着宽大的衣袖悄悄扯了一下身旁欢颜的衣袖,欢颜不动神色地喝茶。

    她这一口茶刚咽下去,就见蒋青青抬起头来,看着三皇子笑,而且那笑容越来越白痴。

    三皇子一开始还很奇怪,这蒋小姐突然是怎么了,方才还一副羞涩矜持的模样,怎么突然之间就这么大胆地盯着自己笑了起来。

    “蒋小姐,你这是怎么”

    话还未说完,就听得蒋青青哈哈大笑起来,站起身来,伸手指着坐在对面的三皇子,“蝴蝶,好大的蝴蝶。”

    三皇子下意识地回身看了一眼,奇怪地道“哪里有蝴蝶”而且蒋小姐脸上的这笑怎么那么吓人

    “你们看到了吗”三皇子一脸惊诧地看向谢安澜和欢颜询问道。

    此时只见欢颜亦是一脸尴尬地站起身来,挽住蒋青青的胳膊试图将她拉回到位置上坐下,可是蒋青青却狠狠地甩开了她的手臂,害怕似地往旁边躲了躲,“蜘蛛,这蜘蛛好大,好吓人”

    “青青,我是欢颜啊,你忘了我是你的同窗,顾欢颜。”

    蒋青青却不理她,径直往栏杆的方向奔去,欢颜一边着急地去拉她,一边喃喃道“又来了。”

    欢颜这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三皇子听清了,他连忙拦住欢颜问道“蒋小姐经常这样吗”

    “也不是经常,就”只见欢颜一脸的为难,“也就偶尔那么一次吧。”

    “她这是怎么了”

    只见得欢颜一脸的心虚和慌张,“我我也不大清楚。”

    而与此同时,站在水榭栏杆旁的蒋青青正一脸傻笑地指着天空,道“马唉,那里有一匹马在飞。飞飞”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还张开双臂假装是一双翅膀,上下飞舞起来。

    “小心”不知周围是谁惊呼了这么一声。惊呼声还未落下,蒋青青就已经翻身掉下了水池。

    欢颜见状不由心道这蒋青青为了搅黄自己的这门婚事,还真是够拼的。

    不过好在如今是夏日,而青青又识得水性,倒也没什么要紧。不过对于岸上旁观的人来说,这一幕可是够刺激的。

    今日来的大多数人其实并不知道今日这场宴会,目的其实是掩护三皇子相看蒋家小姐的,此时见得蒋青青坠落水池,心中只觉奇怪,倒也没有联想到其他。

    欢颜和谢安澜心里都清楚这是蒋青青故意的,而且也都知道她识水性,所以也不着急。而三皇子千金贵体,自然也不可能愿意下水去救人。

    而就在这时候,只听得扑通一声,一个竹青色的身影跳入了水池之中,快速地朝着不慎跌落水中的蒋青青游过去。

    蒋青青放弃挣扎,任由此人勒着自己的脖子,将自己给带到了岸边,岸上看热闹的人见状,连忙上前搭手,将二人给拉了上来。

    欢颜也是提着裙摆,从水榭中跑出,往他们被拉上的方向快步而去。

    “这位小姐,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蒋青青当然听得到,她方才不过是故意在水中扑腾挣扎,识得水性的她看似挣扎地厉害,其实嘴里根本就没进水。她也不怕被自己的母亲看破,自己这游水的本事是在北於的时候偷偷学的,就连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

    虽然此时她还清醒着,但是为了装一下,她还只得闭着眼睛,不由却是在心中暗暗道也不知道将自己救上来的人是谁,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男子,不知道长得怎么样,声音是挺好听的。

    “青青”欢颜来到蒋青青的身边,轻声唤着她,趁着旁人不注意的时候,她伸手在蒋青青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一下,示意她差不多得了,别把戏演得太过了。

章节目录

腹黑竹马步步谋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简音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音习并收藏腹黑竹马步步谋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