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万等人见镇山虎在威胁他们,立刻来了气,没有把此人放在眼里,操起家伙便打起来。他们仰仗人多,以为能顺利地制服对手,没想到此人非常厉害,很快被打得没有了还手之力,接连倒在地上。

    镇山虎怒道:“你们是想找死呀,我这就成全你们吧!”说着,他举起钢刀晃了晃。

    柳万等人急忙求饶,把身上的银子都取出来。

    镇山虎看了看,不是他丢的银子,依旧疑惑难解。

    他知足了,几个家伙交出三十几两银子,尽管不足丢失的银子,这笔账也还划得来。他喝了上好的美酒,吃了一顿丰盛的饭菜,不足的银子就算付了饭钱吧,可比三十二两省多了。

    镇山虎把银子收起来,心里也安稳一些,立刻逼问:“我和你们既不相识,又没有冤仇,为什么要杀我?”

    面对要命的凶神,金山依旧心惊肉跳:“你方才威胁我们,才不得已打起来。我们是迫于无奈,这点儿本事怎能……怎敢杀你呀。”

    “哼,你们早已谋划好要取我性命,还不老实交代!”

    宋福既害怕又疑惑,连连否认:“没有,没有,我们怎敢做这种事呀,再说,咱们并不认识,又无冤无仇,何谈早有预谋,绝无此事。”

    “你们方才还在议论要取我性命,怎敢说没有呢?你们如果不老实交代,我就打发你们上路!”镇山虎怒气填胸,晃了晃钢刀准备动手。

    柳万明白了,急忙解释:“这位兄长,我们说的不是你,而是……”他不敢说下去,害怕这家伙和云飞雁是朋友,要是因此得罪了这个凶神,就更没有好了。

    镇山虎见他话里有话,怎肯放过,立刻逼问;“你们要杀的人是谁,快说!”

    宋福知道无法逃避,只得硬着头皮实话实说:“有人让我们去杀云……云飞雁。”

    镇山虎吃了一惊:“云飞雁?就是那个年轻女子吗?”

    “是……是她,你……你认识云飞雁?”宋福害怕了,这个凶神如果真是云飞雁的朋友,他们就死定了。

    镇山虎气得哼了一声,怒道:“云飞雁杀了我的几个结义弟兄,还毁了我的山寨,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扒了皮都认识!我正在找她报仇,她现在何处?”

    几个家伙见镇山虎和云飞雁是死对头,可以说和自己是同路人,是难得的帮手,十分高兴,极力吹捧献媚。

    镇山虎听了他们陷害张云燕的计谋,摇了摇头:“何必这么麻烦,那个丫头要是来到这里,我必杀她!”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张云燕寻找妹妹路过此处,和飞身而来的镇山虎相遇了。

    镇山虎意外见到仇人,怒火升腾冲过去,和张云燕杀在一起。他和云燕打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结果无力争斗落荒而逃。

    宋福等贼人见他二人杀得如此惨烈,早已吓得逃之夭夭。至于这场厮杀是什么结果,他们已经管不了了,先保住性命再说。

    ……

    另外,还要交待一下无影手杨海亮。他搀扶被打的老婆婆出了那家饭店后,急忙离去。路上,他得知老人家不幸的遭遇,既可怜又同情。

    原来,老太婆的儿子干活的时候不幸摔断了腿,儿媳急得也病倒不起,既没有钱医治,又断了粮食,小孙子饿的哭叫不止。

    老太太很无奈,只好出来乞讨,希望能让家里人吃上一口,哪知被镇山虎毒打。

    杨海亮安慰一番,又把她送回家里,看到这个穷苦之家流下泪水。

    这个家太苦了,不但家徒四壁一无所有,房屋也破旧得不能住人。门破窗无,墙壁开裂,屋顶也有破漏之处,既不能挡风又不能遮雨。

    夫妻俩躺在一张破床上,唉声叹气,小孩子趴在母亲怀里哭泣。

    杨海亮擦了擦泪水,决心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度过难关。他取出从镇山虎那里偷来的银袋,打开数了数,有四十几两银子。他为夫妻俩请医治病,又买来粮食蔬菜。

    第二天,无影手雇人来修盖房屋,过后又买些必备的家具用品等。十几天后,再看这个家,已经大变样。

    夫妻俩欣喜不已,十分感激,病情很快好转。

    没有几天,儿媳已经痊愈,儿子也能拄拐下地了。小孩子有了饱饭,在欢笑玩耍。这个家又从苦难中解脱出来,有了活的气息。

    偷来的银子所剩不多,杨海亮见这个男子腿伤未愈不能干活,便把剩

章节目录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鹤飞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鹤飞腾并收藏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