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一句,管建军立刻给盘山市委书记何新良打了电话。何新良倒是很快接了电话:“建军啊,有什么事?”管建军道:“何书记,我想跟您约个时间,汇报一个事。您的联络员说,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回,所以我就自己给你打电话了!”何新良道:“明天中午,我们碰个头。”时间总算能确定了,管建军也算满意,就道:“好的,那就明天见,何书记!”

    管建军将明天和何新良书记见面的情况,也对马撼山说了,两人约定了明天再一起去汇报。

    此时,银州宾馆。盘山市委书记何新良已经回到了房间,联络员已经给他倒了一大杯的开水,烫得冒烟,何新良将这杯水端到了卫生间,倒掉了一半,端回柜台上,注满了矿泉水,水温正好可以喝。何新良咕嘟咕嘟地将一大杯温水给喝了下去,尽量让酒精稀释得快一点。

    就在刚才,市委书记何新良、市长刘国治一同被省·委副书记孙明前叫来银州,一同吃了个晚饭。席间,省里的领导,不仅仅有孙明前,还有鹿涛桂和山川白。除了省里的主要领导之外,这几位已经可以算是很重磅的领导了!何新良、刘国治不得不去。

    就在前两天,山川白的秘书晋刚已经到盘山市报到,担任副市长。宴会上,山川白自然带着晋刚来敬何新良、刘国治的酒,让两位主要领导要多“带带”晋刚,同时该压的担子也得压。何新良、刘国治自然满口答应。

    这个话题结束之后,省·委副书记孙明前道:“最近,西海头市委书记陈青山同志呈现出了‘冒进’的苗头,大搞‘扫黑除恶’行动。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西海头市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黑恶势力?这其中会不会有为了搞声势,而存在冤假错案呢?!这都是很难说的事。咱们盘山市就相对比较稳妥了!”

    这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在表扬盘山市,何新良和刘国治相互看了一眼。但是孙明前又道:“但是呢,在盘山市也是存在一些‘冒进分子’的,就比如那个来挂职的副书记管建军,还有那个贡峰区区委书记马撼山!这些人啊,是不是抓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有限,也想要通过‘扫黑除恶’来出名、引起省里高层的重视呢?!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警惕的!何书记、刘市长,你们两位是盘山市党政掌舵人,务必防止下面的人套路不对,带歪了市里的决策啊!你们说呢?”

    孙明前的职位摆在那里,何新良和刘国治都点头道:“是、是!”晚饭已经散席,可当时的场景,何新良想起来还如在眼前。

    然而,他隐隐地感觉到,省里的阵营在发生裂变!姜魁刚书记在多个场合,已经表现出了强势!同时,西海头市委书记陈青山,一直以来都呈现出不温不火、温水煮青蛙的状态,可最近在工作上却大开大阖、大刀阔斧了起来!这么多年来,何新良和陈青山,一个是盘山市委书记、一个是西海头市委书记;一个为市内黑恶势力盘踞而头痛,不仅不敢言还不敢怒,一个饱受贫困之苦,不管怎么努力,整个市都在贫困线下挣扎。两人可以说是半斤八两、难兄难弟。

    所以,何新良对陈青山可以说是相当清楚,陈青山是老狐狸,而绝对不是二愣子!那为什么,陈青山如今要走到“扫黑除恶”的前沿去?难道真的是如孙明前、山川白等人所说,是“冒进”,是想当官想疯了嘛?这绝对不可能!任谁真的想当官,都不会朝黑恶势力开刀。因为黑恶势力只要长期存在,背后就肯定有保护伞!你想上,却去动比自己势力更强的人,这是不是太不明智了?这不是作死吗?

    那么陈青山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想“以身证道”,豁出去,要跟黑恶势力死磕了?也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陈青山有一个爱他的妻子,他自己又是一个理智的人,绝对不会如此不计后果的乱来。那么,只剩下一个原因了!

    何新良又倒了半杯热水,添入半杯矿泉水,这次他端着杯子来到了窗口,看着繁华的银州夜色,慢慢将这杯温水喝到了肚子里,晚上的酒意散了许多,何新良又对着空气说了几句话,试了试自己的嗓音,听上去是否还有酒意。试过之后发现,应该是没有了!

    何新良才拿起了手机,给一个人打了电话。对方接起了电话,道:“吆,何书记啊,真是好久没联系啊!”何新良笑着道:“是啊,最近省里的会议偏少啊,咱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嘛。何况,陈书记又是在谋划大事,也顾不上跟我们碰头喽!”<

章节目录

执掌风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萧峥陈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峥陈虹并收藏执掌风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