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婉”字就赫然显现在令牌上,我和白重一起傻了。

    是白重先反应过来来,又一次试着注入法力,字灭下又亮起,还是一个“婉”字,如此地醒目。

    我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而白重却放下了令牌,随着他撤手,上面的字也暗淡下来,“先吃完饭吧。”

    我点了点头,默默地吃完了剩下的饭。

    这令牌不是楼栾的吗?上面应该是他的名字啊,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婉”字……

    结合楼栾的到来,我觉得这个“婉”字对应的就是我,这令牌不应该是假的,他不会弄这种小手段,更何况这令牌如果是假的,白重早就发现了。

    那么,这个令牌只可能是我的,但应该是几百年前的“我”。

    我的那一段过去跟楼栾缠绕在了一起,但是又隐藏在迷雾之中。楼栾刚刚说,是几百年前他去过那边,如果这令牌是我的,那连时间线都对上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当初我真的跟他一起去过漠北。

    吃完饭后,白柳带人来撤盘子,我和白重都因为令牌的事情有点沉默,最后,是我先开口了:“答案在南。”

    “嗯?”白重抬头看向我,眼底有一丝疑惑。

    “青宴临走前,给我留下过这么一句话,当时我不解其意,可是现在却有点明白了。”我说,“几百年前的事情,唯一的知晴人就是楼栾,他从南疆过来,他就是唯一的答案。”

&

章节目录

蛇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苏婉白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婉白重并收藏蛇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