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反正铁定是跟我脱不开关系了,避是避不开的。”我说,“关于令牌和漠北的事情,我们再去详细问问楼栾吧,他说当年跟漠北的人结了仇,还跟人打了赌,没准这个赌约还有我牵扯其中。”

    白重凝视了我一会儿,最终点了头:“好。”

    我们俩一起去了主屋,不过我们刚进院子,就看见翘着二郎腿坐在院中石凳上的楼栾,他看见我们俩过来,问道:“考虑的怎么样啊?跟我一起去一趟西边,这件事情办成,也能抵扣你们欠我的功德。”

    我率先开口问:“令牌是我的对吧?上面是我的名字。”

    楼栾不置可否,但他这个态度恰恰证明,我说对了。

    于是我又说,“你说你在漠北跟人结了仇,还有一个赌约,这令牌是漠北梅家的,偏偏上面还是我的名字,是他们当年发给我的,但是我死后,令牌到了你的手里。现在,我想知道,你说的仇和赌约,跟我有没有关系?”

    这番话白重说并不合适,而且楼栾总是不太愿意配合白重回答问题,不如我来开口,而且是当着白重的面开口。

    楼栾并不意外我能分析出来这些东西,也很坦然地回答:“对,当年你从那个寨子离开之后,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漠北就是其中之一,至于仇嘛……我直说了,有你一份不假,但是赌约是我的,跟你没关系。”

    “什么赌约?”我问。

    楼栾道:“无可奉告。”

章节目录

蛇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苏婉白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婉白重并收藏蛇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