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流域的房间?

    我的房间在最里面?

    童玥那一颗简单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胸部,立马就缓缓地捶了下来。

    她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真的自己想得太多了,也许自己的见识太少了,也许这种男女关系玩的太少了,不像眼前的这个男人,几乎是身经百战,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的清楚。

    查流域也是的真的很可恶,居然给自己开这种玩笑。

    不过如果自己的思想没有想到那方面,也许就不会显得如此尴尬的境地。

    所以这个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觉得气氛如此的尴尬,好像挖一个地洞钻进去,然后这里挖一个地洞钻到哪里去,钻到一楼吗?一楼底下是什么?

    “跟我来。”

    查流域将自己的房门关上之后,确定的这个钥匙是有用的,所以就带着这个女人向里面走去,直到走到最里面拐角处的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将房门打开,然后将钥匙交给了童玥,站在房间门口的查流域,并没有进去,只是把童玥送了进去,然后缓缓地转身。

    当这个男人一转身之间,童玥立马就走了出来,挡住了这个男人的去路问道:“流域,这个房子是你租的吗?租金多少?我们应该付应有的租金,按个人平摊吧?让你一个人出租金,我总觉得不好意思。”

    租金?

    查流域心里一乐,这个女人也是的,明明对自己动心了,明明知道我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还跟我谈什么租金的问题?

    所以这个男人的心里似乎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只是觉得无法和这个女人说了,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这个女人的肩膀,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就那样离开了这个女的面前。

    然后这一次童玥居然不知道查流域是什么意思,走了也好,童玥开口想叫查流域的时候,查流域扬起了手往后面挥了挥,大步地走向自己的房间里。

    童玥跟在后面跑了几步,然后忽然之间,发现副总裁居然停住了脚步,查流域才慢慢地回头,一脸的怪象看着童玥说道:“童玥,你是不是想和我睡在一起?刚才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和你睡在一起,毕竟我很久没有和女人睡在同一个房间的,具体地说这个房子,我从来没有和女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过,这个房子是我家的房子,是我父母留给我的财产,这个房子没有被统计到的也没有被查封的,这是我唯一的财产,所以能住进我这个家里的女人,就是你一个,其他的女人虽然玩过,但是,我并没有呆在这个家里来……”

    查流域的财产?

    查流域似乎说了很多话,但是这个女人唯独听见了这一句,听见了查流域说这个房子是查流域自己的房子。

    是真的吗?

    查流域在说什么?这么一大间别墅,为什么是查流域的房产?

    平时看着流域那么的低调,在国内连房子都没有,要是把这个卖了这个值多少钱?

    所以这个女人一下子惊呆了,只是那样张着嘴,嘴巴张得很大,像个弱智一样,就这样看着副总裁,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因为这个女人的脑子,实在是没有反应过来,刚刚下飞机,也许有些迟钝,副总裁说了这么多话,他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唯独听见了这间别墅是副总裁的财产,而且他是来这个家里的第一个女人是这样的吧?

    “童玥,早点休息吧!”

    查流域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只听见门响了一声,然后就无声无息了。

    童玥站在楼道里,看着前面无声无息的,看着前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了,此时此刻,真的别墅如此的沉寂。

    所有人都累了,也许该休息了。

    所以同样也缓缓地转身,几乎是很木讷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赶紧把门关上之后,还打起了繁琐,她害怕查流域晚上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他害怕男人进入自己的房间。

    当这个女人一转身,看见房间里,这些装修的时候,又吓了一大跳。

    那一张大床,和自己家里那一张床颜色是一模一样的,还有那些被子、床单和自己家里是一模一样的,当然这些质量好得很多,他轻轻地伸手摸了一下床单,如此的软和,如此的润滑,哪里能和自己家的那些床单,那么粗糙的面料相比较,这个女人往床上一坐,感觉自己浑身酸痛一样,也许真的是身体不好了,坐一下飞机就如此的辛苦。

    所以这个女人就缓缓地躺了下去,她要感受这个床单的温暖,她要感受这份喜悦的心情。

    喜悦吗?

    这个女人一下子就悲从中来,想到自己被迫离开了家乡——

    童玥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这个女人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在脑子里面一幕一幕地闪现出童小颜的亲生父母的影子,还有童家童幽沣以及童生的影子,抢小孩的抢小孩,找女儿的找女儿。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跑到那个家里去打扰那个家里原本平静的生活?童玥一点也不理解,难道一家平凡的人要好好地生活都不行吗?不去招惹别人,做人本本分分老老实实都不行吗?想要普通人的生活也不行吗?

    这个女人居然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委屈,所以眼泪渐渐的从眼角流了下来,这个女人很怕自己的眼泪污染了新的床单。

    童玥立马坐了起来,她发现灯居然还没有关,当她一抬头,看见这盏灯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

    原来这盏灯以后,自己家里那个灯是一模一样的,当然只是质量比家里的好而已。

    查流域是如此用心?查流域为什么如此用心?这个女人百思不得其

章节目录

萌妻十八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周兰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兰萍并收藏萌妻十八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