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何金银对这个圣父,充满了好奇。

    此人真的太厉害了,徒弟之中,居然有两个地仙。

    "你现在,肯定有一堆的疑惑,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吧。今日,我给你一切答复。"此时,这圣父说道。

    何金银此刻心里,真的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问。

    他的心里,有很多的疑惑。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而且,还救了我两次?要知道,我可是和你天龙组织。有过节的。"

    "我杀了你们天龙组织的人,更是把你的第三徒弟兽神,给杀了。"

    "按道理,你没有理由帮我。不杀了我就不错了。"

    是的,这个疑惑,是何金银心里比较的一个疑惑。

    他很不解。

    听了这话,圣父笑道:"哪有做父亲的,杀儿子的。"

    说完这话,突然间,他脸上笼罩的黑雾,在这一刻散去。

    何金银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这面容,和自己很像。只不过,比自己更加年长一下,他看着四十多岁的模样,一脸的沧桑。

    而这一刻,何金银的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被他的话,震撼住了!

    "父亲?你…你是我父亲?"何金银那一刻,只觉得如同天崩地裂了一般。

    他很少表现得如此震惊,哪怕是昔日。娶了江雪,哪怕是昔日,被隐国召回燕京,哪怕是昔日,晋级成为新地仙,都没有今日,来的震撼。

    父亲这个词。从小就从他的人生字典里扣除了。

    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之后,入赘了江家。哪怕被隐国召回去,得知自己,既然是隐国三大至尊家族何家的人,但是,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他问过很多次爷爷,问过父亲母亲的情况,可是爷爷,都没有向他透露。

    然而这一刻,却有一个人,和他长得很像的人,站出来说,他是自己的父亲。

    何金银有过不信,可是,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应该是个事实。

    除了其长相,和自己很像之外。还有,何金银对于他,有一股天然的感觉。那也是为何。之前他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神秘男子,不会伤害他一样。

    原来,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啊。原来那种感觉,是血脉相连的感觉啊。

    何金银久久震撼着,他有话说,但是说不出来。

    圣父此时,只是柔和的看着何金银,何金银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

    他知道,这种事情,太过震撼。哪怕是身为地仙的何金银,一时之间,也会回不过神。

    也是,这种情况,哪怕在任何人身上发生,应该都会如此。

    良久良久,何金银的眼眶已经红了。

    这一刻,他的心情,真的难以言喻,太复杂,太复杂了。

    "为什么,为什么。"何金银喃喃着,"你既然是我的父亲,你既然是地仙,你为何要抛弃我?"

    "还有,既然你是最强地仙,为何,爷爷的死,你不阻止。还有,还有很多,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你做这些,都为了什么?"

    "你又为何,曾派了余伯伯来照顾我。后面,又为什么,让余伯伯来杀我?"

    "这一切,到底都为了什么?"

    这一刻,何金银的心里。有更多的疑惑,有更多的不解,还有,很多很多的怨气。

    他的父亲,当世最强地仙,地表最强大的人。

    然而,他却抛弃了自己的骨肉,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救不下吗?

    听到何金银的这些质问,圣父的眼里,产生了浓浓的愧疚,对于何金银的愧疚。

    对于,他父亲何守拙的愧疚。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缓

章节目录

神级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何金银江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金银江雪并收藏神级女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