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残忍,但是,生离死别。本就是人间寻常事,不管多残忍。最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接受和放下。

    莫易认为,她带回来的信和礼物。多少能给元家的人一些安慰。

    莫易告辞的时候,元教授给了她一笔钱,莫易只拿了机票的钱。她经济确实很紧张。妹妹出院之后还需要做康复治疗,花费不菲。

    元教授存下了她的手机号码,请她如果还有机会到那边去的时候,务必要通知一声。

    莫易答应了,但是。她知道这机会以后不可能再有。人生奇妙的际遇,一辈子兴许就那么一次了。

    元教授安抚了妻子一下。便去了一趟医院。

    元教授的母亲苏玉义,是广市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肿瘤科的老教授,退休之后返聘单位,自从元卿凌出事之后。她伤心成疾。就辞去了工作,因为数次发病。所以现在住到了医院的疗养康复科。她主要也是不想住在家里,一家人总是相对流泪。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很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偶尔想起,心里就会尖锐地痛,苏教授年纪上来了,哪里受得住?

    儿媳妇要跳楼自杀的事情,在网络以几乎直播的形式传开了,广市微信圈里的人都在转发,她自己不知道,但是,医院里医生护士知道,私下说着这个事情。

    苏教授见许多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她,她心里生疑,问了一个护士,护士把微信圈的视频给她看了,苏教授看到这个视频,当时就突发了心梗。

    元教授去到的时候,苏教授已经在抢救中。

    北唐,楚王府。

    汤阳和顾司两人联合调查了一番,发现宫中并没有麻风病患进入过,儿惠民署那边交过来的名单,也证实不曾入过宫。

    也就是说,喜嬷嬷很大机会不是在宫里感染的,这也让元卿凌和宇文皓略放了心。

    喜嬷嬷情绪稍稍安抚下来了,没再闹着要走,但是坚决不见任何人,吃的喝的,都叫人放在门口,她自己去拿就行,就连元卿凌说要给她检查看病确诊,她都不许进来。

    不止元卿凌不能进来,就连褚首辅来见她,她都不愿意见,且喜嬷嬷叮嘱过元卿凌,不许告知首辅她得了什么病,只说她不愿意见任何人。

    这可难为了元卿凌。

    首辅每一次来,喜嬷嬷都会做些茶点招呼他,和他说说话,听听风,看看天空,说点往事再寄望点未来,但是,这忽然就说再不见他了,褚首辅能不着急吗?

    可问了楚王府的人,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能去找元卿凌。

    元卿凌也很无奈,道:“也不知道嬷嬷忽然犯了什么性子,莫说不见您,就连我,她都不愿意见了。”

    首辅看着她,“她连老夫都不见,怎么会见你?在她心里,莫非你比老夫还重要么?”

    这么急乱的关头,褚首辅坚持着排位不能乱,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元卿凌道:“是,我说错了,只是她如今谁也不见,强求不得,首辅先回吧,估摸嬷嬷就是发几天的脾气,过几天就好了。”

    褚首辅盯着她,“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一定是有人得罪了她。”

    这指责的意味很重。

&n

章节目录

元卿凌楚王免费阅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元卿凌楚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卿凌楚王并收藏元卿凌楚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