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瑶听了小半仙的话,就知道小半仙心里是什么意思,想着这家伙真是个实心眼子的人。

    小半仙弹了半仙瑶一记脑蹦“小小年纪,说话怎的如此老气横秋,小心以后嫁不出去,来,笑一个。”

    半仙瑶登时满脸通红,本来一肚子的说辞现在也说不出了,似乎没有料到这一着,有把握的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半若讥讽半若可怜的问话,倒把半仙瑶脸弄得绯红了。

    此时只见半仙瑶此时笑着又微带怒容的神色,使小半仙将所预想的一贯美妙辞令全忘去。

    就在这时半仙逸也走了过来,半仙逸笑着问“大哥,你们在说什么呢?”

    半仙瑶只回头笑了一笑,微一点首,并未闪避,而这一笑嫣然,丰神独绝,越发爱极。

    小半仙看了眼半仙瑶,知道她并没有告诉半仙逸,就笑着说“没什么,瑶儿想去城里走走,可惜我还有事,正好你也知道路,你带你姐去吧。”

    半仙瑶不语身姿纤纤,腰若约素,容止端丽,眉色淡远如秋水,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半仙逸忙道“好啊好啊,反正闲在家里也无聊的很。”

    半仙逸也没有问去哪里,小半仙渐渐地觉得,如果这一生都向半仙易这么过,倒也无妨,人如浮萍一般,浪迹天涯。

    半仙逸拉着半仙瑶离开后,小半仙细想人生匆匆二十余载,多风多雨,多愁多思。

    目前看似安于一座城,内心世界实则飘零无依,晓行暮宿,长亭古道,亦算是千帆过尽。

    到如今,小半仙便是那落花人物,秋水清颜,虽韶华远去,却不减旧时风彩。

    故事在清寂的流年中仍在继续,且行且相遇,谁是谁眼前的红尘万丈,谁又是谁眼里的化外一方。

    也许只有纯净的情感才能超越浑浊的世事,化作一株洁净的莲,远在尘世之外。

    修行之路,很远亦很近,看似暮雪千山,江海茫茫,也只消几个黄昏。

    此时的小半仙静坐雅室,用最闲淡的心,喝一壶清茶,缠绕了多年的旧疾,亦会慢慢远去。

    悲喜生死只在一念间,若将灾劫也当作虚幻,则是天地清朗,众生相安。

    尽管小半仙是多么的不甘愿,可是面对命运的淹煎,幼年的遭遇,小半仙只能将浮名抛远,偏安一隅。

    小半仙不似谪仙客,虽然梦碎故城,却依旧可以任游江湖,飞扬跋扈,可以乘云驭风,俯看这战火人间。

    又不似王甫林,历经了宦海浮沉,彻底归隐南山,独守那几亩田园。

    这时小半仙的身上自有淡淡气场,安宁,幽静透澈的。

    小半仙想到当初救回莫流年的那个山崖边的那几株寒兰,空谷幽兰,独自芬芳。

    也许是想到了山居之妙,就是不约花期,不邀明月,而心中有花闲开,有月闲来。

    如此再于尘世中,带着一颗山居的心,总会有百般千种好滋味,好意思。

    平平常常的光阴里,素心悠然,闲云搭屋,春色半间,草木成册,书卷一案。

    无拘无束,驾一叶之扁舟,一杯在手,享此一时之乐。

    小半仙真想不啻宇宙中的一蚊蝇,沧海中的一沙砾。

    人生在瞬息之间,即化为虚幻,还不如江流之无尽,时光之无穷。

    人在得意时,小半仙只觉天地旷远无穷,失意时,小半仙又觉河山曲折逼仄。

    胜者固然可喜,败者亦无悲歌,千百年后不过成了街坊巷陌酒后茶闲的笑谈,落于江湖,一丝涟漪也不会有。

    如此想来,有何可悲,有何不舍?

    小半仙想给心灵找一处栖息之所,纵是处落叶空山,也觉安稳踏实。

    无论是谁,生命的旅程终究还是寂寞的,静静地来,悄悄地走,似乎只是瞬间,便断了尘缘,从此世间的聚散离合,再与小半仙无关。

    于是小半仙总希望走过烟雨红尘的时候,留下几点印记,或者采撷到几点色彩。

    可小半仙到底需要流云的白,还是晚霞的红、湖水的蓝,还是青草的绿,无人相告。

    小半仙今日所得种种,亦是付出了代价的。

    结缘师尊,寄身虞城,拥有小茶,以及这座风水馆,这足以抵消小半仙十余载的风尘漂泊。

    还有什么可争,又有什么不满?

    小半仙真愿挟飞仙而遨游于太虚之中,飞到月宫而长生不返。

    不过小半仙知道这些只是梦想,从无实现之望,所以不觉箫声吹来,便如此之悲了。

    大千世界,人间百态,俱化为纵横错落的飞鸟,在高耸的群峦下散开,一切都变得如此简单。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小半仙非倦鸟,但因内心的情结,想来此生无论被放逐于何处,都是归宿,都觉安定。

    小半仙喜爱的人间风光,是蜿蜒山路,长亭短亭,是漫漫行人,花间晚照。

&nb

章节目录

生如戏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于长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长生并收藏生如戏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