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月转头看向郑尔敏,冷笑道:“哟,郑五小姐这是娇小姐的毛病又犯了?

    唉,郑五小姐,做人呢,得讲理,对不?

    你莫名其妙的跑过来下跪,再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反过来数落我得饶人不饶人。

    我想问问郑五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和着,你说什么,做什么,别人得满脸笑容的应着,顺你着你的意思,让你称心如意了,你才能满意?”

    白如月一连串的问话问得郑尔敏哑口无言。

    站在暖阁门口的江夫人,听了女儿与白如月的对话,急得将手里的帕子揉成团。

    江夫人见女儿答不上来,忙抬步进到屋里,朝白如月福身道:“太子妃,请息怒,敏姐儿她不是这个意思。”

    白如月微微扬了扬下巴,问道:“江夫人说说,郑五小姐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冤枉郑五小姐了?”

    江夫人忙为郑尔敏辩解道:“太子妃,你误会了,敏姐儿今儿过来,就是单纯的想向太子妃道歉。”

    白如月冷眼看着江夫人,“依江夫人的意思,是我冤枉郑五小姐了?”

    江夫人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怎么解释都是错。

    正当江夫人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时,侯府的崔老夫人与郑夫人进来。

    江夫人转身见到郑尔岚,像看到救星一般,忙说道:“岚姐儿,你帮帮敏姐儿,好不好?敏姐儿她知错了,今儿特意过来向太子妃道歉。”

    严敏看不下去了,接过话来,说道:“江夫人说话很有意思。”

    江夫人转头看向严敏,问道:“大皇子妃,此话怎讲?”

    严敏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说道:“这儿是李府,明儿是八小姐大婚的好日子。

    郑五小姐到李府来找太子妃道歉,这算是怎么回事?

    郑五小姐是想给太子妃脸色看,还是想给八小姐难堪?

    还是江夫人觉得郑五小姐做得恰当?

    好吧,郑五小姐道歉就道歉了。

    太子妃都让她起来说话了,她还咄咄逼人的责问太子妃。

    郑五小姐觉得太子妃怠慢她了,她很委屈,所以才不依不饶责问太子妃,对吗?

    这是郑五小姐道歉的态度?

    屋里的对话,江夫人在门口听得很真切吧?

    江夫人进到屋里,开口就是太子妃误会郑五小姐了。我想问问江夫人,什么叫误会?

    太子妃误会郑五小姐什么了?

    太子妃对郑五小姐说,她原不原谅,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郑五小姐自己能想明白,别再执迷不悟,还让郑五小姐以后好好的过日子。

    太子妃分明是一片好心。

    可江夫人与郑五小姐一副委屈状是从何而来?

    就郑五小姐敢冲着太子妃嚷嚷,就是大不敬。

    太子妃可以直接杖毙她!

    谁给郑五小姐的胆子?是你这个为娘的?那便一起责罚。”

    严敏的声音不大,却句句听得江夫人与郑尔敏心儿颤。

    江夫人与郑尔敏双双跪下身去,求情道:“大皇

章节目录

重生之商女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禾木火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木火每并收藏重生之商女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