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都是倪烟安排。

    倪烟想用这种低劣的手段,让自己感激她?原谅她?

    真以为自己那么好骗吗?

    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

    “我不用你管!”吴颜遇一把推开倪烟,“倪烟,你少在这里假情假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你这样是做给谁看!你真是让我恶心!”

    倪烟没有还手,就这么看着吴颜遇,心底涌上一层悲凉。

    救吴颜遇不是意外,不管怎么说,这人都是她的嫡亲妹妹,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让吴颜遇命丧于此。

    如果说她之前仍旧对这个妹妹存着一丝希望的话,那现在,她对这个妹妹是彻底的失望了。

    莫其深微微皱眉。

    吴颜遇的事情,倪烟在电话里已经跟他说过了。

    虽然早就知道吴颜遇不愿意认倪家,但是他没想到,吴颜遇会这过分。

    刚刚如果不是倪烟的话,她现在不知道被那个小轿车给撞成什么样了,她现在居然这么对待倪烟!

    倪烟看在吴颜遇是她妹妹的份上可以忍,但他忍不了!

    “你以为你是谁?”莫其深一把捏住吴颜遇的手腕,“如果不是烟烟的话,你能有现在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

    无论是倪烟,还是倪翠花,都没有这样骂过她,吴颜遇楞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莫其深。

    明明她才是被扔掉的那个,她怎么就成了狼心狗肺了呢?

    是倪翠花和倪烟对不起她!

    莫其深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就因为莫其深是倪烟的男朋友吗?

    因为莫其深是倪烟的男朋友,所以莫其深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吗?

    莫其深神色很冷的看着吴颜遇。

    就连倪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莫其深。

    他薄唇紧抿,冷峻的五官上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无法穿透的薄冰,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暴戾的气息,和平时那副温和的样子大相庭径。

    “吴颜遇,你自己扪心自问,如果不是烟烟的话,你能过得像现在这么舒坦?你们家的房子是烟烟的,你爸的公司是烟烟出钱资助的!就连你这条小命也是烟烟救的!你仔细想想,烟烟救了你几次?你有什么资格在烟烟面前大呼小叫!”

    莫其深生平最讨厌的人,就是的吴颜遇这种不知好歹的人!

    如果吴颜遇不是倪烟的妹妹的话,莫其深可没有这样的好脾气。

    总要给倪烟几分面子的。

    “是她欠我的!”吴颜遇哽咽着出声。

    “烟烟欠你?她欠你什么?身为姐姐,她不欠你任何东西!”莫其深接着道:“真要追究起来,是你欠了烟烟的才对!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现在吃的用的穿的,哪一样不是烟烟的?吴颜遇,你要是真的那么有骨气的话,就从今天开始,就不要用烟烟的任何一样东西!”

    没了倪烟的帮助,吴颜遇算什么?

    她连学都上不了!

    “你放心,我以后在不会用倪烟的任何东西!”吴颜遇转头看向倪烟。

    他们都在逼她!

    都在逼她!

    明明错的人就不是她!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的话!”

    莫其深挥开吴颜遇,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声音更是冷到掉冰渣子。

    吴颜遇因为突如其来的贯力,狠狠的摔在地上,掌心按在地上立刻传来一阵刺骨的疼。

    就在这时,一片浓重的阴影将吴颜遇笼罩住。

    吴颜遇抬头。

    是倪烟。

    她想干什么?

    对自己嘲讽几句?

    吴颜遇咬了咬唇,眼底尽是不甘。

    倪烟居高临下的看着吴颜遇,从手上取下一串白色的珍珠手链。

    “事已至此,你我之间的姐妹情分......也尽了。”

    语落,那串珍珠项链从倪烟的手上滑落至地上。

    “啪——”

    落地线散。

    白色珍珠掉落了一地。

    吴颜遇泪水也在这一瞬间汹涌而至,就如同这些断了线的珠子。

    这串珍珠手链是她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来送给倪烟的。

    不贵。

    就五块钱。

    但这中间的意义重大。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倪烟是她的姐姐。

    那个时候,她们之间还情同姐妹。

    ......

    上次闹得那么僵,倪烟都没有取下这串手链,可这次......

    吴颜遇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难道是她错了吗?

    可错的人明明就不是她!

    难道被扔掉也是一种错吗?

    “我们走吧。”莫其深牵起倪烟的手,不过转瞬之间,又恢复了那副如沐春风的样子。

    仿佛那个浑身都冒着戾气的人,只是一个错觉一样。

    吴颜遇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好半晌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倪烟!”吴颜遇扬声大喊,“如果没有郑家的话,你算得了什么?如果被扔掉的人是你的话,现在的我就是你!”

    “你错了。”倪烟微微回眸,“如果没有郑家的话,我依旧是我,如果被扔掉的人是我不是你的话,那你就不一定是你了。”

    倪烟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她从没有依靠过任何人。

    哪怕是上辈子,成为著名企业家的倪总,她都没有靠过谁。

    在她的字典里,就没有靠谁这个词。

    以吴颜遇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不一定有倪烟这样的魄力。

    “跟我比,你现在是生活在天堂。”

    跟倪烟相比,吴颜遇简直太幸运了。

    她至少有一对疼爱她的父母,陷于水深

章节目录

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奉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奉五并收藏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