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子再度平静下来,过上了依旧每天吃饭、练功、睡觉的日子,魏老也真的再没有来过,好像把我遗忘了一样。或许对他来说,有的是办法对付乔戈尔吧。

    当然,我也并不在意,与其在外面没有尊严,像只布偶一样被人摆弄的活,不如踏踏实实在这里面呆着。

    一晃,就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这天,我正在房间里练功,突然听到外面又响起脚步声。囚城这地方除了送饭时间,一般不会有人来的,难道又是魏老来了?

    众人纷纷探头观望,发现是个不认识的人。

    他们不认识,我却认识。

    “二叔?!”我很吃惊:“您怎么来了?”

    没错,就是二叔来了,之前我找过他好几次,他都在执行任务,这次怎么来囚城了,是来看我的吧?

    二叔径直来到我的门前,接着掏出钥匙,“咔咔咔”把锁开了。

    我还正惊讶着,二叔已经开门走了进来,接着狠狠往我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啪!”

    我半张脸火辣辣的,我很震惊地看着二叔,二叔则一脸怒火地看着我。

    二叔这还是第一次打我。

    他一向都很溺爱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要给我寄生活费。后来退伍回家开厂,股份给我最多的,工资给我最高的,甭管我在外面惹什么事,他都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一边。

    什么吴云峰、吴老邪、方鸿渐这些都不说了……甚至,魏老要在西山刑场上枪毙我,他都试图劫法场来着!

    这样爱我的二叔,竟然打了我一个耳光!

    “你疯了吗?!”二叔冲我吼着:“你偷袭魏老不说,竟然还不服从他的管教?现在国家需要你,你还敢耍性子,趁机威胁魏老,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你干脆加入战斧算了,别做我们中华儿女!”

    我的日子再度平静下来,过上了依旧每天吃饭、练功、睡觉的日子,魏老也真的再没有来过,好像把我遗忘了一样。或许对他来说,有的是办法对付乔戈尔吧。

    当然,我也并不在意,与其在外面没有尊严,像只布偶一样被人摆弄的活,不如踏踏实实在这里面呆着。

    一晃,就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这天,我正在房间里练功,突然听到外面又响起脚步声。囚城这地方除了送饭时间,一般不会有人来的,难道又是魏老来了?

    众人纷纷探头观望,发现是个不认识的人。

    他们不认识,我却认识。

    “二叔?!”我很吃惊:“您怎么来了?”

    没错,就是二叔来了,之前我找过他好几次,他都在执行任务,这次怎么来囚城了,是来看我的吧?

    二叔径直来到我的门前,接着掏出钥匙,“咔咔咔”把锁开了。

    我还正惊讶着,二叔已经开门走了进来,接着狠狠往我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啪!”

    我半张脸火辣辣的,我很震惊地看着二叔,二叔则一脸怒火地看着我。

    二叔这还是第一次打我。

    他一向都很溺爱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要给我寄生活费。后来退伍回家开厂,股份给我最多的,工资给我最高的,甭管我在外面惹什么事,他都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一边。

    什么吴云峰、吴老邪、方鸿渐这些都不说了……甚至,魏老要在西山刑场上枪毙我,他都试图劫法场来着!

    这样爱我的二叔,竟然打了我一个耳光!

    “你疯了吗?!”二叔冲我吼着:“你偷袭魏老不说,竟然还不服从他的管教?现在国家需要你,你还敢耍性子,趁机威胁魏老,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你干脆加入战斧算了,别做我们中华儿女!”

    我明白了,魏老这是恶人先告状,然后让二叔来劝我出去。

    不知道魏老说了些什么,又是怎么添油加醋的,能把二叔气成这样。

    而我很平静地说道:“二叔,你先消消气,我永远都是中华儿女……”

    我明白了,魏老这是恶人先告状,然后让二叔来劝我出去。

    不知道魏老说了些什么,又是怎么添油加醋的,能把二叔气成这样。

    而我很平静地说道:“二叔,你先消消气,我永远都是中华儿女……”

    “那你还不出来,马上到东洋去!”

    “二叔。”我很认真地说:“从小到大,我都听您的话,从来没有忤逆过您。在我心里,您比我爸我妈的地位还高,小时候要不是您,我就要饿死了。但是这次,我不能听您的,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为什么?”二叔很诧异地看着我。

    我便把之前的事讲了一遍。

    我不知道魏老是怎么说的,我只把我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说出来了。

    二叔听后沉默一阵,说道:“首先,确实是你先误会魏老,然后袭击魏老。他辛辛苦苦、费了许多周折才保住你的性命,你却盲目听信别人的话,得亏是丢了个癞蛤蟆,万一要了他的命呢?”

    我忍不住插嘴:“我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二叔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其次,袭击普通人和袭击魏老能一样吗?就像袭警一样,罪过要严重的多好吧?你上街袭警试试,看看法院怎么判你,更何况是袭击魏老?就你当时那种情况,昆仑四剑当场把你杀了都没问题!”

    我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承认,袭击魏老确实罪过更大一些,具体要怎么判,交给法院执行就好,魏老凭什么一句话就让我无期徒刑?”

    “凭什么?!”二叔瞪大了眼:“就凭他是魏老,他是至尊!”

    “他是至尊不假,总不能比法律还大吧,他这样为所欲为的话,和以前的皇上还有什么区别?”

&nb

章节目录

龙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周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晴并收藏龙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