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年元瑶一觉睡到午时以后才醒,醒来的刹那间,宿醉之后,这会儿只觉得头痛欲裂,而且不知怎么回事,浑身都是酸软不已。

    “醒了?”一道低沉悦耳的嗓音,从年元瑶的身边传来。

    年元瑶一怔,当看见身侧躺着的人后,瞳孔蓦地一缩,‘腾’的一下从床榻上坐起,坐起来时,似乎又发现了什么,往被窝里看了一眼。

    “卧槽!我我我,你你你……”年元瑶一下子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特么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和封玄霆两个人,什么都没穿,躺在一个被窝里?

    “暖暖,你该不会忘记昨夜发生的一切了?”封玄霆偏眸看着她,语气之中,染着一丝揶揄,但也藏匿不住,此刻极好的心情。

    年元瑶愣了愣,垂着眼眸,努力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昨夜她的确喝了不少的酒,后来,后来——

    拜天地,入洞房,酒后乱……

    好像都出自她的手笔啊……

    想到这些事情,年元瑶的小脸顿时红的快要滴血,果然是酒壮怂人胆啊,她喝醉了酒,竟然这般的耍流氓啊,就这么主动要求和封玄霆……

    “记起来了吗?”见年元瑶一脸羞赧,封玄霆唇角的弧度又扩大几分,又问了一遍。

    年元瑶却有些哭笑不得,扭头看着封玄霆,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所以,想好要对本王怎么负责了吗?”封玄霆略显无辜的看着她,仿若自己真的是被强迫的一般。

    “你要我负责?”年元瑶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静静的消化了一下,很快就转变成了另外一种心态,心里头忽然觉得美滋滋的。

    封玄霆撩起她的一缕发丝,轻轻的嗯了一声。

    年元瑶勾起唇角,重新躺了下来,手指在封玄霆的胸口,轻轻的画着圈圈,“那,那我算是追到你了吗?”

    “你觉得呢?”封玄霆反问。

    年元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面上扬起明媚的笑意,笑眼弯弯道,“我们昨夜真的拜天地了吗?这真的不是我幻想出来的?”

    “拜天地,入洞房,这些可都是你要求的,暖暖,难道你想耍赖吗?”封玄霆凝着她,眸中染上一丝危险的神色。

    年元瑶轻轻的摇头,反而用手挑起封玄霆的下巴,面上染上几分严肃,“既是如此,那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以后不准再和那个北荒女子眉来眼去的!”

    封玄霆听后,面上浮现一抹的无奈,好笑道,“昨夜是吃醋了,才会喝那么多酒?”

    “吃醋?那是什么?没吃过!”年元瑶被戳中心事,连忙否认,扯过一旁的被子,拿被子盖住了脸。

    封玄霆侧身,重新将她拥入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认认真真的看着她,“暖暖,我们只能是彼此的。”

    轻轻的语调,却带着重重的承诺。

    年元瑶静静的看着封玄霆,眸中带着深深的眷恋,轻轻的点下了头。

    室内,一室温情。

    ……

    阁楼不远处,秋海棠与白峰魁站在那里,看着一天一夜没有出过阁楼的封玄霆与年元瑶,秋海棠的眸中,闪现浓浓的怒意。

    “那个妖女,到底还是染指了主上,我们真的要坐视不管吗?”秋海棠气恼不已。

    “主上做事一向容不得我们质疑,海棠,别再纠结此事了,不会有好处的。”白峰魁叹气,劝慰着秋海棠。

    秋海棠听闻这话,眼神越发的阴冷,“主上布局了这么多年,即将完成大业,这会儿凭空冒出来一个圣灵族妖女,定然是有蹊跷的,我们必须想办法,让那个妖女远离主上才是。”

   &nb

章节目录

神医嫡妃:邪王宠苏柔陆大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元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熙并收藏神医嫡妃:邪王宠苏柔陆大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