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两家人还琢磨着宾客的事儿。

    里面的婚宴,已经正式开始。

    整个场地都是中式风格,雕梁画壁,地下铺着红毯,周围悬着灯笼……

    婚礼主持站在中间的高台上。

    “别紧张,”不远处的屏风后,林思然扶着潘明月的胳膊,带她慢慢走上台阶:“你舅舅已经到前面了。”

    “嗯。”潘明月眨了眨眼。

    两边屏风缓缓移开,林思然在她上台阶之后就松开了手。

    潘明月身后两米长的拖摆也被江忆凡那几个人放开。

    “明月,来。”舅舅早就站在入口处等她了,看到她,他勉强笑了笑,但又很难笑得出来。

    潘明月点头,视线有点模糊:“舅舅。”

    “哎,”舅舅应了一声,然后一言不发的牵着潘明月,“走吧。”

    八米远处,陆照影正在等着。

    舅舅一向都挺开朗的,还有点自恋,此时带着潘明月走,却是一言不发。

    两人最后停在了陆照影面前。

    “小陆,”舅舅看向陆照影,“我们家明月就交给你了。”

    “舅舅,您放心。”陆照影从舅舅手里接过潘明月的手,在军营里呆的时间长了,他的指腹有一层茧。

    舅舅颔首,“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明月她性格以后可能不太好,希望你以后多包容包容她。她性格犟,小时候我偷偷去看她,她因为叫了声‘爸’被她妈妈罚了,跪在地上一夜都不肯认错。一开始我担心你的职业,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只有一点,小陆,希望你无论何时,无论执行什么任务,都要记得,家里还有人在等你。我妹妹她……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了。”

    舅舅眼睛红了,他妹妹结婚,没婚礼,没宾客,他甚至都没能亲自背她出去。

    到最后,她死了很久,他才知道这个消息。

    昨天陆照影带他去看了他那个宿未逢面的妹夫的雕塑,他能明白他妹妹当初的一味固执。

    虽明白,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当年依旧会拒绝。

    陆照影低头看了潘明月一眼,郑重的朝舅舅道:“您放心。”

    舅舅点头,又看向明月,努力的笑了下,“明月,舅舅很愧疚,当初不该不原谅你妈妈,苦了你这么多年。”

    他只能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潘明月当初度过了一段怎样的日子。

    潘明月实际上很少哭,总觉得她的眼泪在她16岁的时候就彻底消失了。

    后来秦苒离开,她寄人篱下,别说哭,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

    封辞说她没有心,潘明月想想,其实他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她抬头看着舅舅,眼睛红了起来。

    “哎,你今天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的,可别哭。”舅舅连忙开口,有些慌乱的安慰她。

    陆照影也低头,他右手还牵着潘明月,左手指腹轻轻帮她擦掉眼角的泪,“别哭,来。”

    他带着潘明月,朝一个方向跪了下去。

    那里,是云城的方向。

    潘明月看懂了,她跟在陆照影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跟了上去。

    **

    礼成后。

    常宁这一桌,依旧是在主坐席下的特殊桌,潘明月陆照影带着陆夫人跟陆父还有舅舅舅妈一桌一桌的敬酒。

    直到这一桌,常宁抬起酒杯,淡淡看向两人:“虽然结婚了,但婚假也就两天。”

    封楼城坐在另一边,看了常宁一眼,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话。

    就是郁闷。

    他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潘明月,怎么就又跟他们这些人纠缠在一起了。

    好在潘明月也没想过辞职,忍就忍着吧。

    封楼城也不敢要求太多。

    陆夫人跟陆父倒没见过常宁,更别说舅舅舅妈。

    敬完这桌之后,舅舅、舅妈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肯尼斯兜里露出来一般的雾气,深冷吓人。

    这两人:“……”

    “明月舅舅,舅妈,”下一桌,陆夫人同这两人介绍这一桌的重点人物,“这位是陈将军,这是……”

    这一桌算是第三席了。

    然而其中好几个,是电视新闻上常见的脸。

    舅舅手上

章节目录

隽爷苒姐依然爱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秦苒隽爷程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苒隽爷程隽并收藏隽爷苒姐依然爱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