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每次下班回宿舍都是王灼送她回去,有几次在路上都被同班的同学看见了,他们只是一脸的八卦和羡慕。

    



    虽然她和王灼现在还并不是男女朋友,但是桃子还是觉得很快乐,有一种甜甜的东西从心里漫出来的感觉,就像是在炎热的夏天喝了一杯加了糖的西瓜汁,清清爽爽,甚是甜密。

    



    王灼的话并不多,是一个性情比较内敛的人,但是每天桃子下班他都会默默地陪着桃子,无论是否下雨,他都不会缺席。

    



    有次桃子身体不舒服,不能去工作了,便向老板娘请了假。

    



    王灼知道了后,不仅陪着桃子去买了药,还偷偷地去了面馆帮桃子值了班。

    



    但这些王灼并没有告诉桃子,桃子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下周上班的时候,老板娘脸上堆着满满的笑容对桃子说:“桃子的眼光不错哟!那个小伙子不仅会疼人,还能干活!”

    



    桃子被说的云里雾里,没有明白,就偷偷问旁边一个一起工作的姐姐,老板娘是什么意思。

    



    她眨了眨眼睛,对桃子神秘地说:“你上周不是请了几天假吗?”

    



    “对啊,怎么了?老板娘不会是不开心了吧?”

    



    “怎么会!老板娘老开心了!你男朋友来帮你上了班,那天几乎所有的桌子都是他擦的,盘子也是他洗的。老板娘说你男朋友不仅长得帅,还能干活,夸你有福。”

    



    这……她口中的男朋友不会就是王灼吧…?

    



    桃子羞红了脸,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拍了拍桃子的肩膀小声偷偷地说:“小伙子人不错,抓紧了,那两天田芙那丫头可没少偷瞄你男朋友,就差直接要电话了。”

    



    “我……”,桃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已经转身去干活了。

    



    我和他还不是那样的,桃子想说。

    



    不过听说到田芙好像对王灼有意思,桃子心里就有了一丝酸酸的感觉,大概就是一种自己家的东西被别人不断惦记着的感觉。桃子心里慢慢地产生了一点对王灼的占有欲和危机感。

    



    还好王灼以前天天来店里的时候,田芙还没有来这里打工,桃子想。

    



    桃子下班走在路上,心里想着老板娘和那个姐姐的话,便对王灼轻声问道:“你…上周是不是来替我上班了呀?”

    



    王灼回答说:“我去上班,和你上班都是一样的。”

    



    桃子被这样一说,脸又红了,有关田芙的事情有不好意思问了,便羞涩地对王灼说:“谢谢你。”

    



    王灼抬起了手,放在了桃子的头顶上捏了捏,又揉了揉,说道:“我说了,以后我来照顾你。”

    



    王灼的手很轻柔地捏着自己的脸蛋和头发,桃子觉得自己的心现在就像棉花糖一样,甜甜的,软软的。

    



    桃子看着王灼,他确实很好看,怪不得田芙总会偷瞄他。

    



    一双桃花眼总是给人一种极为温柔的感觉,浓浓的眉毛也充满了男人独特的魅力。

    



    桃子向王灼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王灼的手还是揉着着桃子的头发,他说:“以后,谢谢不必说了,知道了吗?”

    



    桃子并没有回答。

    



    王灼便捏起了桃子两边的小脸蛋,揉来揉去:“问你呢,听到了没?干嘛不吱一声?”

    



    桃子赶快说道:“知道了!”

    



    王灼一笑,便饶了她的小脸蛋,拍了拍她的头说道:“走吧,

章节目录

桃之夭夭灼灼一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城小说只为原作者冰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与月并收藏桃之夭夭灼灼一生最新章节